叶子昊

放乱七八糟的东西

月色真美四题

soramafu,含mafusora(4),ooc。、

1.告白,不使用“喜欢”“爱”等字眼。

“mafu。”

“恩?”

“那个,来出吧。”

“等等这么说我不大懂啊soraru桑出什么呢?”

“我们的合作CD。”

“//////恩。”

两个人少见的陷入了青涩而拘束的沉默之中。


2.分手,不使用“分手”“再见”等字眼。

  “我已经快30岁了呢mafu。”长久的沉默之后,soraru斟酌着语言,小心婉转的开口。“是啊,我也不年轻了呢。”不明白恋人想说什么,mafu也只是随声附和着,说着可有可无的客套话。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种相敬如宾,彼此之间小心翼翼的相处方式。因为太在意了所以不愿意带来伤害吗?Mafu恍着神,视线落在罕见的表情挣扎着的soraru身上,渐渐感到了一丝不同。

  “小孩真的很可爱啊。”“恩,我也挺喜欢小孩的。”

  “不,我是说,我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终于说出来了,soraru松了一口气,随即屏息,目光紧盯着mafu。对面沙发上,已经相处四年的恋人一愣,旋而露出清爽的笑容,看起来竟有些陌生一样。“恩,我也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呢。”Mafu就带着这样让人感到陌生的笑容,用一如既往柔软的嗓音再自然不过的附和。

  又是沉默。和之前完全不一样的沉默,空气中弥漫的是轻松明快的氛围,阳光跳跃着,照在了mafu染成乖巧茶色的头发上,也同样的包围着穿着休闲西装的soraru。虽然没有什么言语,不过两个人都感觉卸下了什么重担,连呼吸都变得轻松了起来。久违的默契又在两人之间建立了起来,他们相视,都是露出了柔和的笑容。那笑容温暖平和,也没有什么留恋或者祝福的意味,就好像四年前呼朋唤友一起吃拉面的时候常常露出的一样。“呐”“那个”同时开口,又是一笑,mafu歪着头,整理了下鬓角的乱发:“再去吃次千里眼吧。”

  新的生活开始了。


3.死亡,不使用“死亡”“尽头”“到此为止”“那边”等直接表述。

  “一个阶段的结束是下一个阶段的开始。”

  “说实话mafu你别黏我这么紧,很烦啊。”

  “过来的话就block你哦。”

  “真是的,我在说什么啊,总之别来找我。”

  “说了不是我不要你了,你别想多。”

  “。。。。有缘再见吧。”

  Mafu扶着老花眼镜,努力的稳定着拿着信纸的手,眼角却不由得泛起了泪花。他长久的凝视着信纸,端着老花镜仔仔细细的来回看了很多遍,直到眼泪终于掉在了纸上,方才像是已经将内容完全记下来了一样,把信纸仔仔细细折好,放回了原来的地方。“soraru桑真是像猫一样啊,最后也不留在家里。”他扬起了唇角,干瘦的两颊亦似有了年轻时的风采。

  “对不起啊,mafu把手机放在了一边,没有看到soraru桑的信息呢。”

  “ばか”远处似乎传来了无奈又宠溺的声音,随风消逝在樱花弥漫中。

  4.重逢,不使用“好久不见”“欢迎回来”“记得当年”等直接表述。

  前一秒还在谈笑风生的soraru有些失态的瞪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紧紧的皱着眉头,眼神中的不满简直让身边的朋友以为面前的人欠了他很多钱一直没有还今天终于遇见了一样。不过事实上,面前的青年身量瘦高,衣着得体而充满着年轻人特有的活力,挑染成浅色的头发被细心梳理成M的发型,怎么看都不会是惹人讨厌的类型。他只是一味的笑着,眼角露出“被吓到了吧快来夸我啊”的狡黠神气,让人无奈好笑之下却有着想狠狠责骂他看他露出委屈表情的冲动。等了很久,两个人也只是干站着,朋友的和也看出气氛有点不对,找了个由头先离开了。

  良久,soraru先开口,出口的便是责怪:“你这几年到哪里去了?一点信息都没有还当不当我们是朋友啊?”带着自己也没觉察到的欣喜。

  被责怪的对象不好意思的挠着头,手指绕着一边的头发一圈又一圈的转着,还是只是笑。

  “所以说你到是说话啊?突然不见又突然出现真的很恶心啊。”继续的攻讦,白发青年双手合十,露出讨饶的笑容。

  “干嘛笑成那样,恶心。”软化的语音带着颤音,犹自逞强的作出张牙舞爪的态势。

  白发的青年叹了口气,将soraru拥入怀中,一手把soraru的头按在自己的胸膛上:

“soraru桑还是老样子呢。”

“mafu回家了哦?”

“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奖励呢?”

怀中的soraru将脸贴在mafu变得厚实的胸膛上,感受着胸腔的震颤,沉默了很久很久,到mafu都以为自己做错什么的时候才猛地回抱住mafu,用气音低声的说出了当初没能传达的话语。

  “对不起。”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