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昊

放乱七八糟的东西

绝对信任

 *SM题材R18有点慢热我不知道会R到什么程度因为我才开了个头到这章结束都还没啪到(所以这张其实最多r15)。如果只是想看肉的话那还是算了,我比较想表达一种dom和sub之间的特殊信任和交往方式不过不一定会成功。

*很慢热。勿代三。题材敏感所以再次警告请谨慎进入,有什么觉得不合适的地方请随时私信我。

*OK?

  

 

 

    最深的信任是什么?

    敢把性命交给对方,对对方所做的一切无条件接受,坚信对方不会伤害自己……虽然这么说,已经是21世纪了,到底什么情况下才可以检验信任的深度呢?

    这么发问的你,知道D/S吗?

    不光光是字面意义的虐待和被虐待的关系,特征更加明显的,是一种主人和奴隶的关系。奴隶遵守一切主人所说的话,对于主人抱有完全的信任;而主人则是背负起奴隶全然的信任,给予奴隶期待的疼痛和束缚,当然还有快感。只有最完全的信任,奴隶才能在主人面前完全放开身体,开发自己的极限。而主人也需要十足的控制力和掌握力,才能在气氛足够热烈之时依旧掌握好分寸,不至于让自己的奴隶受到不可挽回的伤害。

    所以为什么人会追求这样一种控制和被控制的关系呢?虐待他人和被他人虐待到底有什么吸引人的?

    问得好,我也不知道。

------------------------------

    mafu自然也不知道。

    小时候的境遇让他对人声嘈杂的地方有了天然的抵触,这么多年来也一直都是一个人过来,虽然睡的时间一直不早,其实对于这座城市的夜生活并没有什么触及。他自然不知道这个有着堂皇招牌的地方并不是什么好孩子应该尝试的去处,自然也不知道自己偶尔一次的好奇会把自己陷入什么样的境地。现在的他只是跟着自己见过没几面的、有着共同兴趣的宅友,努力撑起局促笑容让自己看上去没有那么冷漠。“过来过来mafuくん,没什么好怕的,我来过好几次都没事”那个朋友笑容显得有点猥琐,拉着mafu的袖子往里走,装作没注意到mafu往回缩的动作“不就是同性恋酒吧嘛,每个人都应该尝试一下的。”……不,其实不尝试也没关系的真的XX君。

    并没有什么检查身份的人员,绕过玄关的遮掩墙,里面是蓝色色调的昏暗大厅,意外的品味不错。没有特别嘈杂的场面,南欧流行的乐曲用爵士的曲调重新编排,变成了带着悠扬情调的异国风味,静静铺满这个不大的空间。水漾的灯光流泻,深深浅浅投下不少阴影。有的人簇拥在一起聊天谈笑,有的推杯置盏气氛正酣。角落里有看对眼的人缩着窃窃私语,也有喝醉酒的用各种姿势瘫着,全然不顾周围。带mafu来的小伙伴把他拉到一堆人中间,炫耀一样地向大家介绍mafu。没用的,那群人分明都是社会人,也不知道作为死宅的他是怎么和他们认识。mafu花了很大力气维持住笑,草草和他们打了一圈招呼。还好那群人似乎也不是很待见那个朋友,见到mafu的瞬间只是露出了惊艳的表情,接下来则是客套地寒暄几句又开始聊之前的话题。mafu感觉胃很不舒服,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往吧台走。

    他不适合这里,不论是混入爵士的吉普赛风格忧郁情歌还是不断摇曳着起伏的波光。

    昨天刚刚搬的新家,东西还完全没有整理就被不是很熟的朋友拉出来到完全不适合的场景里。现在是夜晚刚刚开始的时间,mafu移动着视线想着要不直接回去之类的事情,突然间就觉得,做点自己不适合的事情也很好。

    比如那边独酌的卷发男性。

    他的侧脸很好看。黑色的卷发柔顺地覆在额上,遮住了眉毛和一半的眼睛。眼睛不是很大,但是不知为何就是让人感觉很温柔洁净。顺着折度不大的颈部曲线往下,黑色的衬衫从第三颗扣子起扣,露出不明显但形状美好的锁骨。他的手指很细长,在蓝色灯光下显得特别白皙。此刻,修长白皙的手指正执着酒杯,有一下没一下地晃荡着里面琥珀色液体。绝对不是在醒酒,看起来倒像是等人等地无聊在打发时间。mafu感觉自己心跳都漏了半拍,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他听见自己的声音稍微带着些颤抖在招呼酒保。“你好,请给我一杯和他一样的。”

    做一些不合适的事情,要不要从搭讪开始呢?

*

    请陌生人喝酒似乎是一个惯常的搭讪手段,不过他的适用范围有限,适合欢场好手对正在空虚寂寞冷的人儿使用。而那位卷发青年显然并不符合,他看上去已经相当厌倦这里了,还不如制造共同点获取好感——酒已经上来了,青年目光转向这里,mafu举起杯子遥遥向青年敬了一下,扯着嘴角微微一笑,小小抿了口酒。

    下一瞬间他就被直冲喉咙的辛辣呛得一口酒喷了出来,眼泪口水酒液弄得半张脸都是。难怪,不会喝酒的人毫无准备地喝了烈酒,这逼装过头了。mafu手忙脚乱地在包里翻找纸巾,蓄着眼泪的双眼一片模糊,让他无法顺利寻找到目标。酒呛到气管里去了,还从鼻腔里出来,烈酒的刺激感让他整个人都感觉难受起来,又在欣赏的人面前出了这么大洋相,现在还这么狼狈……酒保递过来了纸巾,mafu赶紧抓过来擦了眼睛再擦剩下的半张脸。一张不够,只能歉意地再抽出几张,把手上和身上的大致擦干,捂着唇一阵咳嗽。这大概是最糟糕的情况了吧?mafu掩着脸不愿意抬头,生怕一起过来的宅友和刚才自我介绍过的人们发现他的狼狈,更怕——

    “喂,你还好吧?”低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带着毫无掩饰的笑意。mafu吸了吸鼻子仰起头,被青年近在咫尺的脸吓地整个人僵了一下。“认识一下,我是soraru,刚才看你一直在看我这边的样子,还以为你知道那是烈酒没有提醒你真是不好意思。”青年垂下右手伸在mafu脸边,虽然语气温和,说的内容却是让mafu整个脸涨红起来。“那个,初次见面,我是mafumafu。擅自点了soraru桑点的酒实在对不起!!”猛地站了起来,没有握住那只手而是90度鞠了躬。太丢脸了,刚才做的太得意现在就像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虽然以后应该没什么交集了,自己肯定已经在soraru桑心里形象很糟糕了吧?久久地停在那里,直到soraru握住他的肩膀把他按在椅子上。

    “呐mafu君,其实你不会喝酒吧?”soraru眯着眼睛,把mafu从头看到脚。“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一个人?那样有点寂寞啊。”他招手喊来酒保,撑着吧台微微支起身子,在酒保耳边说了些什么。酒保随即转进后台取用基酒,而soraru则是又坐回椅子上,双手撑着mafu这边的座位凑到了他耳朵边。“要不要我教你怎么品酒?”

    ……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不适应这么近的距离,又被在耳边吐出的低语迷惑。mafu感受着吹在耳垂上的气流整个人抖了一抖,呆呆地点了头,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呐喊这样太犯规了。虽然是这边率先想搭讪,但自己已经很狼狈了,明明可以用要换衣服为借口拒绝他直接回家的。而事实上他只是鬼使神差地接过杯子,鬼使神差地听从着soraru的吩咐。“一般烈酒被分为六大类,各自口感不同。你的话我建议从口感温和琴酒开始。小口喝,仔细品味他的灵魂。”

    不需要把六种酒都喝个遍,mafu的结局已经定了。当棕色头发的少年趴在桌上发出猫咪一样的嘟囔的时候,soraru知道时机差不多了。干脆利落地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绕到mafu背后,轻松地把人抱了起来。“mafu君,在这里睡可不行啊,你看起来很困了大概撑不到回家,要不要我收留你一晚?”

    “恩……麻烦soraru桑了。”看吧,mafu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

    soraru当然没把人带回家。

    只是个有点意思的人而已,看起来有趣而且干净所以稍微起了点兴趣,宾馆就可以满足接下来一切需要。他搀扶着mafu坐到床边,让他靠着自己的肩膀。“mafu君,其实你刚才是想要搭讪我吧?”已经醉了大半又进了相对封闭的房间,觉得猎物不可能逃跑,soraru的态度变得更加自如起来,索性直接点出mafu的初衷。而mafu,果不其然,被酒精麻痹的大脑反应了一会,红扑扑的脸颊更染上一层粉,看起来可爱极了。“不用这样害羞啊,我没有责怪你。你看,既然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我们要不要一起做一点更加有趣的事。”距离相当的近,soraru可以清楚地看到红晕是怎么样一点点泛上。圆圆的眼眸蒙上水雾,害羞的表情也让人迷醉。禁欲已久的身体一下就被挑起情热,soraru被自己突然涌上的强烈冲动惊到,往一边挪开来让自己保持冷静。不过这下soraru就对mafu更加有兴趣了。原本只想简单地发泄一下而已……

     “你知道的,我不会伤害你,只要你听我的就行。”刻意压低的声音,贴着耳朵将呼吸一并传递,soraru顺从自己内心,轻轻叼住那带着细细茸毛的耳垂,用牙齿来回碾磨。“恩……!!Soraru桑……?!”耳边传来mafu小猫一样的惊叫,soraru就势把mafu连着手臂一起抱住,慢慢推倒在床上。“呐,可以吗?”

    “你不会怕了吧?”




tbc。

写了半天还没写到r18真是累死我了【【【【【 下次干脆直接写PWP算了。

评论(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