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昊

放乱七八糟的东西

同居试住

*这是之前srr找不着钥匙要借住mafu家时候写的。虽然是写的很糟糕不过姑且还是放出来。


    “那什么,就是这样。”soraru别过头去,耳朵略微有点泛红。“刚好我也忘带钥匙了,就到你这边借住一下”他把双肩包脱下放在沙发上,开始一件一件往外拿出东西。“反正我们不是计划住一起嘛,正好试试看能不能适应对方的生活习惯。”

“所以soraru桑你根本是故意的吧,钥匙找不到根本是借口??”接到soraru求救,滴着水从浴室出来给soraru开门的mafu突然感觉一阵无力。不会吧,虽然说了什么时候来都可以,不过找了个这么烂的借口也太没有诚意了吧。“soraru桑你自己先找点东西吃哦,我去换一下衣服。”草草擦了下身上的水套了件T恤就冲出来,现在T恤已经被水濡湿地一塌糊涂,mafu只觉得身上就像没洗干净一样别扭地不行,也没有心思礼貌地待客。他用毛巾擦了一把脖子上留下来的水珠,几乎迫不及待地冲回了浴室。

“等——!”soraru抬手想拉住他,就看见那人转进了浴室,重重拉上了门。“我是真的忘记带钥匙了啊。”对着浴室的方向说完整句话,soraru原地地站了一会,才继续之前的动作。糟糕,mafumafu那是不高兴了吗。确实有点突然呢,不过soraru并不想承认自己太过心急。已经,不想回到没有人等待的家了啊。

左右环视,这确实是和自己家完全不一样的,mafumafu的家。也是独自一人居住,并没有所谓的温馨,但是感觉就是很不一样……呃,各种方面。

作为一人独居的房子,自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而作为单身汉的mafu自然不会例外,所有的东西都用一种自己觉得合适,而他人看来着实无序的状态呈现——乱的不行。到处都是的衣服脱下就丢,堆成一堆的包装袋看起来已经放了不少时间,看样子这段时间mafu一直是靠外卖和零食过活。包包敞开放在那边,里面露出半个mafuteru。Soraru不可思议地回头看了看在电脑边上的那个光头坊主,不得不惊叹一下mafu到底有多少个teru。不行不行,这样的情况简直没办法忍受。Soraru环绕着房间走了一圈,眉头都快打成结了。感谢刚才mafu莫名冷淡的举动,soraru觉得自己应该征得主人同意之后再移动他的东西,但是这样的情况实在还是太脏乱了吧???

没办法了,实在忍不住了。

Mafu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情景。堆着的垃圾被分袋装好堆在墙角,一堆的漫画叠成一叠放在茶几上,是按照不同种类顺序排下。Soraru正拿着一件自己换下来的T恤闻了又闻,皱起眉头一脸认真思索的样子。

“mafu,这件你穿过没有?”末了还举起来往这边发问。

等等这是什么情况……?!

“你的衣服堆着好多,有些可以打包洗了吧。”soraru指了指脚边的一堆衣服,面色沉稳并无异状。“虽然我在自己家挺懒的,不过看着这个情况还是不大能忍啊。”

“所以soraru桑你就这样一件一件闻过来?”这种情况到底应该害羞还是羞愧啊,干脆恼羞成怒怎么样。mafu只觉得血液全冲到脸上,整个人都快煮熟了一样。

“恩,有什么奇怪的吗?”soraru又拿了一件衣服,脸埋进去深深吸了口气。“我在家也是这样啊,闻闻没有味道就继续穿,其他的攒一盆丢洗衣机洗掉。”恩,这一件都是香水的味道,看样子也应该洗了。“洗衣机在浴室吗?我把这些拿去洗掉了哦。”从地上捧起一大堆衣服毫不犹豫走向还蒸腾着雾气的浴室。

重点不在那边啊!闻自己的衣服和别人的衣服这能一样吗!这下换成mafu傻傻地看着soraru的背影。不对,太不对了,今天的soraru桑怎么回事,总感觉是不是被下了什么咒语吗咒术是真的存在的吗自己真的可以做魔法师吗???长时间作业之后tension极低的大脑没有办法很好地转动,mafu近乎茫然地看了一眼房间的变化,跟进浴室看着soraru把衣服丢进洗衣机,加洗衣液,选好模式开始运作。

“不要露出那样的表情啊,我在这里借住帮忙做点家事也是应该的,毕竟是我突然过来打扰。”soraru转过头来,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令mafu一下晕地七荤八素的。

这是什么咒术好想学啊!

 

呆呆杵了一会,看着soraru把不能用洗衣机洗的衣服分类放好,找了脸盆和洗衣液开始勤劳地搓洗,mafu只感觉这个世界不是很真实。良久才反应过来,自己作为主人应该担负起招待的责任,赶紧丢下浴巾跑进厨房。这么晚了不能吃油腻的东西呢,做汤也不是很现实,稍微做个蛋奶羹当茶点吧。

Mafu拿着手机谷歌了下教程,对着步骤开始摸索着操作。“打蛋,加糖……甜一点会比较好吗,soraru桑看起来不大会吃甜的吧……?”脑内幻想了下soraru脸色不变地把巧克力蛋糕送进嘴里拒绝,意外的没有什么违和感。“好的那就甜一点,等会泡杯花茶中和一下就可以了。”做着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真的会做的事情,意外地并不感觉麻烦,只是一直地期待着对方吃的时候露出的惊喜表情就变得干劲满满,想把每一步都做到完美。“打蛋器打蛋器,啊,有了!”

 

需要手洗的衣服不是很多,大多数是衬衫类的,只是穿了一两次就被堆在衣服堆里。Soraru简单地搓洗了一下,漂洗干净放在脸盆里,打算去问了mafu衣架在哪里再晾出去。走到厨房就看见mafu正拿着碗,对着手机一脸认真地打着蛋。“恩,这样就可以了吗”没有戴眼镜,所以要弯着腰凑很近才能看清放在流理台上的手机内容。Soraru眼睁睁地看着mafu帽衫的带子即将浸入打好的蛋液,一个箭步过去揽过那条带子顺便把mafu装进怀里。“好险!差点我就要又多洗一件衣服了。”帮被吓了一跳一下直起腰来的mafu稳住手上的碗。从背后把下巴搁在驼着背的mafu肩上,故意压低的调笑从耳边闷闷地传来,让mafu又哆嗦了一下。“soraru桑你别这样,很奇怪。”放下碗试图把soraru的手臂拉开,soraru却在mafu用力之前就松开了他,直起上身拿过手机看了起来。“教程?Mafu之前没有做过这个吗?”稍微有点惊讶,虽然早就知道mafu也是会做饭的,不过看着食谱做点心什么的,总感觉今天的待遇很不一般啊,有点家庭的感觉。

“没做过诶,不过感觉应该蛮好吃的。Soraru桑你等我十分钟哦。”mafu也跟着回复正常,手指绕着衣服带子凑过来看下一步。“恩,过滤……soraru桑你去做自己的事情吧,衣服已经洗完了?”mafumafu在话说出口的瞬间就感觉不对,但是一下子也想不到什么更好的说法。这充满日常的感觉是什么啊好微妙。

“洗完了。衣架在哪里我晾出去。”soraru也是微微一怔“你倒是支使地很顺手嘛。”靠着门框看着mafu调整计时器,有点笨拙地剪开牛奶的盒子。“我没有!一不小心就!!”回过头着急辩解的mafu看起来有点可爱。“好了好了没有没有,注意你的牛奶。”天,这样真的能吃到夜宵吗,这个时候便利店还开着吧为啥直接就想到自己做。“所以衣架在哪里啊,还有你刚刚脱下来的湿衣服在哪里,我也晾一下吧。”

Mafu正一边倒牛奶一边用筷子搅拌,闻言用下巴指了指卧室“都挂在晾衣架上,那件衣服的话,大概在沙发背上搭着吧。”

 

虽然洗的衣服很多,但是晾起来还是蛮快的。回过来的时候mafu已经把碗放在锅上蒸着,mafu看着火,soraru看着mafu。Mafu并没有发现soraru已经回来了,只是看着水蒸气在透明的锅盖上凝结,然后滴落,不知神游在何方。Soraru也不打扰他,安静地靠着墙拿出手机划着,眼睛却完全没有在看,只是聚焦在mafu身上径自出着神。厨房闹钟突然响了起来,soraru被吓了一跳,mafu赶紧关掉了火回头正看见表情奇异的soraru。

“出去出去我端出来你在外面等哦”不由分说地推出厨房,拿起抹布打开了锅盖。

 

吃完点心,聊了一会音乐啊工作什么的,时间已经不早。梅雨季前的东京也是闷地不行,soraru是爱出汗的体质,受不了身上的黏腻就要借用浴室洗澡。“所以这里这个和弦……soraru桑你坐这么过来干什么好热”裸露的手臂贴在一起,很明显感觉到对方身上传来黏腻的触感和略高的体温。Mafu拿着谱子往边上坐了点,soraru又贴着坐过去,有些潮意的手握住mafu的手腕。“我说,好热。”

“诶,但是不能开空调哦,过滤网没洗呢所以还不可以用。”mafu会错了意,为难地看了看soraru,把自己的那份花茶推给soraru。“多喝点水,心静自然凉。相信吧!这个世界的真理!相信就会获得奖励!”象征性地拿起taru在茶杯上转了几圈代表施法,困倦了所以仪式也从简。Soraru好笑地看着mafu的动作,不得不放弃让对方直接读懂自己心思的主意。

“太热了出了一身汗我要洗澡,你有没有干净的内裤借我吧”这么解释着。“不然我就要像你之前那样跑去便利店买内裤了。”嘲笑一样指了指mafu的裆部,脑海中却浮现起刚刚套了T恤就出来开门的他。全身红通通地还滴着水,热气蒸腾之下表情也有些迷茫。略薄的白衬衫浸湿了贴在身上,勾勒出腰部清晰的曲线。那时候的mafu到底有没有穿内裤呢——

“之前urata桑他们留宿的时候我买了一大包!稍微等一下我去拿!!”mafu转动手腕挣开soraru的钳制,一溜小跑就冲去了卧室,不一会就拿着两叠胖次跑了出来。“soraru桑你要纯色的还是条纹的?”

“……随便。”soraru听见了脑内幻想泡沫破碎的声音。为什么你还买了两叠啊?!

 

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mafu端着茶杯坐在那里,脸上却一点一点泛上红晕。Soraru桑突然留了line说要来留宿,在推特上刚刚回了他,门铃就传来响声。一直到现在mafu才有了soraru正在自己家的实感。现在soraru正在自己的浴室里,用着自己的洗发露沐浴露,等会会沾染着一身自己熟悉的味道穿上自己挑选的胖次出来……啊,如果买的更加可爱一点就好了。赶紧掩饰性地喝了口花茶,又突然想到什么一样举高杯子确认花纹。“呼,还好没有拿错。”这么喃喃着,目光却瞥向边上只剩一半茶水的茶杯。不行不行,那样真的太奇怪了。赶紧拿着两个杯子去厨房清洗,浴室传来soraru的呼喊。

“mafu!你的爽肤水在哪里?还有给我拿一下睡衣!听到了没——!!”

 

Fine,显然没听到。所以soraru只穿了胖次出来的时候把正躺在沙发上看jump的mafu生生吓地跳了起来。“你忘了帮我拿衣服”这么解释的时候语气已经有些恼怒。Mafu匆忙摘掉了挂在耳朵上的耳机,一溜小跑又冲去了卧室。天啦soraru桑那个害羞到生气的表情也太可爱了点不过果然还是生气了不用听都知道他在说什么睡衣到底给他穿什么啊毛茸茸的虽然很可爱但是会不会热了点???Mafu正在这边心砰砰跳地纠结着,那边soraru就这么光着上身抱着mafu的teru大喇喇地走了进来,岔开双腿坐在了mafu床上。“算了,反正也要睡觉了。我和你一起睡床上还是去打地铺?”说罢还打了个哈欠,拿teru遮住了嘴巴。Mafu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回答“天月君他们来的时候也是睡床的,床很大不会掉下去,soraru桑你自己选一边吧我拿一下被子和枕头。”

哦?睡一张床上的吗?Soraru挑了挑眉毛,目光流转勾起一抹满怀恶意的微笑,直接扯过床上乱糟糟团着的被子盖在身上,霸占了正中mafu用的枕头。“你给自己拿一下被子吧,我就用你的好了。”把teru压在身下,抱着被子蹭了蹭。“没有很臭我不嫌弃你。”

不,等等……soraru桑你至少睡过去一点给我留个空啊???

   

等整理好客厅mafu刷牙出来,soraru似乎已经睡着了。平时很守规矩的人睡着了却四仰八叉地霸占了大半个床铺,mafu站在床边看了又看,见缝插针地把枕头和被子堆上了床。“睡相好差,早知道我还不如打地铺。”心里这么抱怨着,动作上却是小心翼翼,努力不压到soraru伸展开的手脚。床吱呀一声发出声响,mafu上床的动作也僵在那里。Soraru却是往那边挪了挪,转身面对着这里发出模糊的声音“快上来。”

原来还没有完全睡着啊。Mafu勾了下嘴角,看见soraru怀里的teru又垂了下来。“soraru桑你把teru给我好不好,没有他我睡不着。”

 

明明是凌晨一点多睡的,soraru却在8点就醒了过来。准确地说,在这里睡的前所未有的安心,本来不应该醒这么早,但是……soraru揉了揉眼睛叹了口气,手臂穿过mafu的腰把他撑了起来,连着自己一起往床中间挪了挪。还好做梦梦到自己快掉下悬崖所以醒过来,不然的话现在自己应该在地上了吧?这家伙还说床很大没关系,他平时到底是真的不会掉下来还是已经掉下来成习惯了啊。

Mafu的枕头已经在另一边的地上,现在他枕着自己的被子,抱着soraru的被子,盖着teru正缩成一个虾子。Soraru拉了几下无果,被惊醒激起的怒气让他没有轻手轻脚继续的耐心,索性把mafu拉过来当做被子盖在自己身上。“别乱动。”按住那颗毛茸茸的头,头发没来得及涂上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是满柔软的。把mafu的脸按进自己怀里,用自己的手臂取代了teru的位置。Soraru下巴在mafu头顶蹭了蹭,又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两个人就这样维持着高难度的睡姿,一下睡到了十点半mafu醒来。

 

Mafu本来是不想醒的,睡的正香也很舒服,然而濒临阙值的膀胱唤醒了他的美梦,意识醒来之后胃也苏醒过来,连带着饥饿的感觉烧灼着有点疼。Mafu痛苦地呻吟了一下,把脸埋进被子蹭了又蹭不想睁开眼睛。Soraru本身睡的正香,就这样被生生蹭醒,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mafu,你是想把眼屎蹭在我身上吗?”昨晚没有穿衣服就直接睡了,这样蹭下去的话不大妙啊。“诶?诶诶??Soraru桑?!!”mafu一下停下了动作,然后抬起脸眯着眼睛小心翼翼往上看。下一瞬间就松开了抱着soraru的手,一个劲的往后退。“抱抱抱抱抱歉!!我不知道我睡相这么差!!!吵醒soraru桑对不起!!!!!”soraru也松开环住mafu的手,支着身体坐了起来。被压在下面的那只手臂稍微有点发麻,坐起来之后才发现两个人的情况不是一般地糟糕。被子凌乱地纠缠在一起,mafu的头发睡地乱七八糟地,脸上还带着睡醒的红晕。自己的头发估计也是同样的情况而且只可能更糟,还光着上身全身只穿了一条胖次。Soraru不由得庆幸自己太争气没有什么奇怪的反应,下一瞬间就发现不想到还好,这下血液一下就往下充过去。迅速站起来转身,从mafu衣柜捞出简单的T恤和牛仔裤,soraru说着我去洗漱一下就冲进厕所,还顺便锁上了门。

……等等啊我想上厕所……!!Mafu脑筋还没转过来,半晌才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Soraru桑你让我先好不好!!我急!!!”

 

手忙脚乱的洗漱之后是简单的早餐。换成soraru烤了面包切进培根做早餐三明治。Mafu泡了咖啡把方糖递给soraru自己加,划开手机搜索起开锁电话。“恩……需要本人的驾照,下午开始营业。Soraru桑你要现在过去吗?”

Soraru咽下口中的食物。“下午吧。”

“Then just take your time.”

 

Mafu坐在电脑前眼睛一瞬不瞬地对着轨,soraru瘫在沙发上吃着零食玩游戏,时不时地自言自语一下或者发出低低的笑声。半晌似乎是游戏告一段落,他懒懒的坐起来,拿着水杯晃到mafu那边。

“这里,加这个效果器会不会好一点?”把水杯放在一边,手撑在椅子的扶手上,从mafu头顶看着屏幕。“你又在头发上涂了什么,感觉头发变得好硬。”嫌弃地吹开戳着他脸的一缕头发。

“soraru桑你倒是别把下巴放在我头顶上啊!很重的诶!!诶!!很重的!!!”mafu在椅子上扭动着要脱离soraru的下巴。“这个效果器吗,但是这样的话会把低音修没了诶。”“在这边点这个设置一下就可以,或者你可以换这个效果器。”从手机上打出一串英文字符展示给mafu看,告诉他这个效果器的用途特点和下载地点。“懂了吗?”Mafu点了点头,乖顺地打开网页去下载。Soraru懒洋洋站直,拿起了杯子。

“soraru桑要去倒水吗?帮我也倒一点吧。”mafu头也不回地递过杯子。窗帘的遮光能力不错,室内暗暗的,屏幕的光打在mafu脸上,变换着奇妙的色彩。恍惚着感觉这个场景很久以前见过,安定地要持续到很久以后。

“你怎么这么懒。”这么抱怨着,还是接过杯子去给两人倒水,细心地兑成温的。“给,要不要我喂你?”故意这么说,把水杯递到mafu脸边上。“啊——”mafu转过头来,张开嘴给soraru喂。

Soraru被这个嚣张的家伙气笑了,扣住mafu的下巴就往里灌,温热的水流润湿了mafu的唇,来不及吞咽的溢出来,顺着下巴流到脖子上,越过锁骨进入更深的地方。Mafu咽了两口就呛了起来,把杯子远远推开含着两泡眼泪瞪了过来。“soraru桑——!!!”

衣服,又要洗了啊。

 

作业结束正好是一点,soraru已经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坐在沙发上等mafu出来。“锁匠已经在往我那边赶过去 ,我要走了哦。”mafu晃了晃脑袋,远距离把teru丢出了一个抛物线,正中soraru怀里。“恩,soraru桑再见。”说罢坐在另一边沙发上,大大地打了个哈欠。

“就这样?”soraru把teru放在一边,十指交叉放在腿上。

“呃……试住感觉怎么样?”

“你猜我怎么想的”soraru露出笑容“我们快点住一起吧。”


评论(4)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