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昊

放乱七八糟的东西

妖怪奇谭 end

*   妖怪奇谭0-2

    妖怪奇谭 3-4

其实我本来都不想发了写的这都什么鬼不过做人要有始有终所以!将就看吧orz不记得前面的人点链接哦。


               【伍】

    眼泪无法停下,呼吸也没办法继续。Mafu害怕地眼睛都转不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妖怪越凑越近,将毫无血色的唇凑上来——

    就在嘴唇即将相接的瞬间,眼前的女妖却是渐渐变淡了颜色,然后消失在视线里。Mafu没注意到飘落在地上的符纸还以为他进到自己身体里,胃抽动着火辣的痛觉揪成一团。还没有缓过呼吸,身体就被拥进一个温热的怀抱,熟悉的气味弥漫在鼻腔,让人一下子就安心下来。

    “mafu,没事了mafu。”

    soraru。

    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安全了的事情,mafu忽然觉得很委屈很想哭。然后他也真的这么做了,把脸埋在soraru胸前眼泪一个劲的往上面擦。Soraru下意识地往后退了点,一只手就从怀里伸出来,扣着他的背让他无路可退。“soraru桑呜——呃”眼泪从刚刚一直流到现在都没有停,反而有越来越大的趋势,mafu觉得自己的眼睛像是被打开了什么开关一样,完全停不下流泪的动作,只能一次又一次地在soraru衣服上蹭掉眼泪,才能看清楚眼前的人确实是soraru,而不是什么妖怪产生的幻象。

    都是什么和什么啊,是什么动画的现实版吗?但是他不是男主并没有什么超能力好不好!就算现在告诉他是做梦强行结局也行,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啊!他抽噎着脑内一片空白,只能抓住soraru的衣服断断续续地和他说想离开。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毕竟你还抓着soraru衣服不放啊mafu君。

    等mafu终于停了下来已经是十五分钟之后。Mafu借着soraru伸出的手站了起来,因为用力哭泣过久感到有些晕眩。而soraru扶着mafu站着,只觉得自己跪地腿有点麻,夜风吹过胸口那片湿掉的地方还蛮冷的。他叹了口气,捧住mafu的脸转过来,让他看着自己。

    “mafu,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到这种地方来了?”

 

    真的不再安慰一下吗soraru桑,mafu已经哭晕头的样子诶。

 

    注:震震,就是那个女鬼一样的妖怪,是个“癔病神”,利用人的恐惧来吓唬人。有雌雄两种,都是对付异性的。雌性全身雪白,近乎透明,半浮在空中,长发呈波浪状。会钻进胆小鬼体内用手抚摸他脊梁骨。←发型挺像我的所以可以当成是我在摸mafu吧【x  其实等级不高所以一下就被srr灭掉了。

 

 

                                  【浏】

    “所以说,你是看到那张画变了所以摸了一下就被吸进来了??”soraru不敢置信地看着mafu。Mafu已经冷静下来了,拿soraru的衣服擦干净脸上的灰尘眼泪和血水,正在认真地扒拉着那几根刘海。这么诡异的事件第一反应不是后退而是去摸,这个人是不是傻???Soraru觉得自己无法理解mafu的脑回路,就像他不能理解mafu‘反正你衣服已经脏了借我用一下吧’就在自己衣服上蹭了又蹭来擦脸的逻辑到底在哪里一样。刚才的紧张气氛早已烟消云散,发现mafu身上的血全是别人的,本身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后,胸口窒息一样的痛苦渐渐平复,负责生气的部分大脑功能又开始运转,soraru正在认真思考现在打死mafu会不会让自己再体验一下刚刚攫住心脏一样的绝望。

    “所以你不是有我的line吗干嘛不直接在line上问我。”这个人是活在只能用书信交流的中古时期吗???还有这身打扮。

    这身打扮……

    “你戴眼镜?”

    “恩,度数不太深,学习的时候才会稍微戴一下。”mafu又在soraru衣服上擦他的眼镜,但是越擦越脏,索性拿在手上不再戴上。Soraru俯视着mafu的动作,感觉自己太阳穴一抽一抽的。

    “那你身上的血都是老鼠的?你怎么杀掉这么多铁鼠的?”虽然不是什么厉害的妖怪,但是也不是什么轻松解决的货色。而且这个人平时的怕老鼠程度,只是靠近就会很艰难。

    目之所及,mafu的动作慢了下来,一脸有隐情但是我不知道应不应该告诉你的表情。Soraru紧盯着mafu的表情不放,屏气凝神无声地催促着他。

    然后他赢了。

    Mafu决定了什么一样大大地呼了口气,手伸进领口抽出一个圆圆的石头。“就是他。这是我从小带着的,好像是祖传的宝物,我就是用他把所有老鼠都镇住然后再杀掉的。”

    黑色的,圆圆的石头,一面雕刻着一些花纹,翻过来却是一面不甚清晰的镜子。

    等等……八咫镜???

    “……是谁给你的?你家到底什么情况??”

 

    仔细一看并不是八咫镜,soraru倒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不然的话王室手中的镜剑玉不就真假难说了嘛。不过这个功效倒是让他想到了另外一个东西,和八咫镜同源的,来自妖怪的宝物。

    “mafu,你家人是不是很崇拜鸟类?”问出口才发现这个很奇怪。“这个镜子有祛邪的功效,长得和八咫镜很相似,我怀疑是八咫乌一族世代流传的宝镜。”他一边比划着一边拿手机搜出了八咫乌的资料。

    “其实八咫乌和这里写的不一样,他并不是归属于天照大神的神官,而是一种数量稀少的大妖。当年逼天照大神出来的镜子也是他们族造的,并不稀奇他们多磨了一面留作族宝。只是为什么会在你的手上……?”mafu身上一点妖怪的气息也没有,也不可能是八咫乌族的子孙啊。

    “这……就是我母亲给我的啊,只说了能辟邪要我千万不要离身……”

    “倒是soraru桑,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是在画里面吗你怎么找到我的。”……你倒是提了个好问题。

     “而且soraru桑是soraru桑打退了那个妖怪吗到底怎么回事soraru桑好厉害而且懂很多的样子soraru桑你不解释一下吗?班上也没有人有你联系方式我每次都找不到你家是不是也和妖怪有关系soraru桑!”

    你还连击???

    一连串的soraru桑轰地soraru头昏眼花几乎认不出soraru桑这几个字,他举起双手示意mafu暂停。“慢慢讲,让我慢慢讲。”

 

                         【祈】

    毛月亮之下,深夜的森林更显静谧。烟烟罗已经逃走,气温下降,自然的薄雾慢慢地浮了起来,让树影看起来更加影影绰绰,幽深诡秘。空气中弥漫着森林深处的味道,混合着动植物一起腐烂的香气和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光是这么呼吸着,就觉得精神渐渐涣散,时间和空间都搅成混沌一片,被更深地黑暗吸入。

    Soraru和mafu并排坐在树根下已经一个小时。Soraru花了半个小时来讲述自己的家族和之前受到的关于妖怪的告诫,而mafu花了半小时来提出问题,再来质疑soraru给出的解答并提出更多的问题。在寒鸦突兀地鸣叫三声之后,两个人不约而同安静下来,清楚地认识到两个人从来没有比此刻更加了解对方。不过这也产生了一个问题,两个人对现下的情况都一头雾水,到底为什么销声匿迹的妖怪会再现,法术会重新起作用,mafu会被吸进来,等等等等。

    隐里是有时间变化的,但是之前并没有人类在这里留过夜过。Soraru是化身进来,时间到了自然可以回去,而mafu又会怎么样……?两个人讨论的结果和mafu之前得出的完全一致:还是要找到那个卷轴。换句话说,就是连接两个空间的大门。

    刚刚云外镜上看见的这片森林,一侧连着小镇,其余三侧都消失在烟雾中。现在想来,应该是隐里能量有限,所能幻化出的空间只有着一隅而已。借着手机定位(虽然很惊异在异次元也可以用),刚才两个人已经走过了大半的空间,看样子最后的生路只能是在剩下的一小片树林或者妖怪大本营的小镇里。就算soraru会法术,毕竟没有实际应用过,在这里到底会怎么样也很难讲。

    Mafu看着soraru的侧脸轮廓,喉咙就像被堵住一样,央求的话或者让他离开的话,所有的言语都无法传达出去。

    明天到底会不会到来呢?

 

                         【拔】

    怎么可能感觉不到这样凝着的视线,怎么可能感觉不到这么沉重的空气。Soraru闭上了眼睛不去看mafu,却依然可以感知mafu正抱着膝盖,枕着自己的膝盖侧头看着他,犹豫着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可能允许就这样失去。

    一遍一遍搜索着脑内记忆的典籍,却又苦于手头没有材料没有办法予以实现。最后soraru只能故作轻松地站了起来,用刻意抬高的声线营造和乐的气氛:“要和人家一起去收集妖怪开启寻宝任务吗!”

    “soraru桑这样的声音好恶心。”被毫不犹豫地吐槽了。沉闷的空气被打破了,虽然两个人心头还是沉甸甸的,至少不会像刚才一样完全无法动弹。Mafu也站了起来,对着自己的屁股拍了又拍。Soraru若无其事地晃过去,也冲着mafu的臀部狠狠来了一掌。

    喝喝,胆子肥了敢吐槽我?

    Mafu敢怒不敢言,灰溜溜地转身把屁股藏在身后,冷不防脑门又被叩了一记。“痛——soraru桑你干什么!!”

    Soraru显得很无辜“不是我啊”

    “诶——?”

    意识到不对,soraru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向着mafu那边找过去,就看见悬在空中的一把禅杖。

    “……杖入道?”

 

    所谓杖入道,就是经不住清苦破戒后堕入魔道的僧人手中禅杖变化成的,具有引路功能的妖怪。可以用来寻找水源或者矿脉,也可以把人导入地狱。在这里不是以大头的秃顶妖怪形象出现,只能说是有着给他们引路的意愿。Soramafu对视一眼,都在彼此眼中看到了警惕。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显然杖入道是想带他们去什么地方,不过在这妖怪环伺的隐里,如果说有妖怪对他们这两个外来者抱有多大的善意,那是小孩子都不会相信的了。所以,要去的地方肯定是危机重重。

    对方又为什么确定他们会跟着去呢?

 

    Soraru叹了口气。

    “这里地方虽然不大,但是要找个卷轴无异于大海捞针。”他掏出符纸,摊平在mafu的背上,抵着mafu的脊背开始画“现在看来有人愿意告诉我们在哪里。”

    阳谋啊。

    “soraru桑,你不用跟着我一起去的,你先走吧我过去就是,说不定人家只是想见我呢。”mafu僵着身体也不敢动,刚才一直没能说出口的话自然而然地说了出来。“你不是说我家可能和那个大妖怪有什么关系嘛,说不定只是我家亲戚想见我呢,soraru桑你先回去吧。”

    “理由太牵强了,这还有可能是我祖先留给我的引路妖怪呢。”结束了最后一笔,soraru拍拍mafu肩膀,示意他可以放松了。

    “带我们去见你的主人。”

 

                       【究】

    当然是一路艰辛。妖怪之间好像还分等级和派别,而这个杖入道似乎并不是哪个厉害妖怪的手下,反而和哪个都是对头一样,一路上引来不少攻击。一开始只是几只震震几个山魈之类的小妖怪,后来渐渐出现小豆洗白粉婆。再后来,几只舞首出来的时候,soraru也大吃一惊,差点被其中一个咬到肩膀。

    “杖入道你还不帮忙?你主人见不到我们你会有什么后果!”他几乎气急败坏地冲着那个拐杖大吼,顺手打飞靠近mafu的一直毛羽毛现,在他耳边留下一句“mafu你回去真该好好洗洗。”mafu莫名其妙地歪了歪头,然后被变成秃头的拐杖吓了一跳。

    可惜杖入道毕竟只是个指路妖怪,虽然在变成妖怪前也算聆听不少佛法,终究不是上乘,也只能打败几个疫病神了。

    似乎进入了疫病神的地盘,接下来出现的净是垢尝,油赤子这类的妖怪,厉害倒是不厉害,却是把袜子乱丢家里也很乱的soraru恶心地不轻。所以当一只混在中间的一反木棉卷着mafu飞到树上的时候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正忙着躲开到处乱抽的白容裔呢。

    “F*CK!!”发现mafu被偷袭的时候soraru也忍不住爆了粗口。他干脆咬破了中指结了手印,把自己的肉身也召唤进来。“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你们真是没完没了了。”

    肉身在侧,法力何止上升几个等级。Soraru一点狐火烧了那卷破棉布,控制着风让mafu慢慢降落到地上,扶住mafu拍着他的背让他调匀呼吸。

    “soraru桑你抢我怪!”mafu一边咳还一边挥舞着拳头,soraru不由微哂,抱了手臂站在一边看他咳。“所以?你是想你被卷在里面的手掏出八咫镜来闪瞎一块棉布?”mafu失语。“soraru桑你身体进来了等会怎么出去?”

    “所以我们一定要找到卷轴啊。”反正不管怎么样我不可能留你一个人在里面啊。

 

    有了实体的soraru一下变强很多,一直勤练不缀的法术效果不凡,虽然对手逐渐变强,总算两个人还是全头全尾地到达了目的地。樱花树下,一位着白色狩衣的男子安然而坐,正独自酌饮。身边放的卷轴画面皆白,“嘉暮里”三个字赫然其上,可不就是两人要找的隐里本体。

    大BOSS就这样出现在面前让人有点难以置信,对方的形象也并不符合妖怪的样子,反而……

    “空流。”男子微掀红唇,神情温润眼神平和。

    ……

     “……见过大人。”

 

    ???

     Mafu看着不对,也跟着一鞠到地,许久,等soraru直起身子才跟着起来。

    “吾名贺茂光荣。”

 

    注:提的妖怪有点多,稍微解释下和剧情理解有关的。

    1、毛羽毛现。本性不明,没有手脚,全身有浓密黑色长毛,只有头顶有俩圆圆的眼睛,夜间活动。没什么攻击性,不过会把疾病带给不干净的人家。Mafu身上不是很脏嘛,所以soraru才说让他清洗。其他那些垢尝什么的差不多也是脏兮兮的妖怪,有兴趣可以查一下。(擅长脑补的请在空腹状态下查询)

    2、一反木棉:就是一块11m左右的棉布妖怪,能飞,会无声缠住独自走夜路的人的脖子让他窒息死掉,或者从半空把人摔下来。他刀枪不入啊,只能用黑铁浆染黑的牙齿才可以咬掉【   考虑到美观性我觉得还是用狐火吧,而且撇开法力谈效果完全是耍流氓啊!

 

 

                        【释】

    让我们再来快速回顾一下历史。妖怪在平安时期鼎盛,江户时期转弱。明治到现在平成年间已经近乎销声匿迹。究其原因,是平安时期的阴阳师两支共同努力,各分出一魂一魄借助隐里制作了个封印妖怪的地方,把当时的大妖怪给关进去了。后面一代代传承,每一代的阴阳师都会努力把接触到的有害妖怪封印。然而终究是有极限,隐里作为妖怪的一种也不能过度承载。所以到了soraru这一代,差不多这个地方就已经到极限了。

    “差不多只能容纳两三个妖怪吧,这里。”贺茂光荣小小抿了一口酒。“召你们来就是为了让你们解决这个事情,把这些妖怪从这个隐里”指了指那颗樱花树“移到那个隐里去。”

    “然后就可以了吗?”mafu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就为了这个??

    “……你们的魂魄还撑得住吗?”soraru则是想到了另一点。

    “你说的很对”贺茂光荣笑的很温柔“撑不住了。所以作为我和晴明的子孙,这次就看你们的了。”

    哪里不对啊等等???

    “你们不用做很多,空流你拿出你的法力,真冬提供一下镜子,你们两个达到足够的融洽,新的隐里也就稳定了。毕竟我们在这里这么多年,你们刚才也把他们都痛殴了一顿。”听起来比拿出一魂一魄好接受多了,不过足够的融洽又是什么?

 

    “……”

    “……”

    “mafu——”

    “soraru——”

      边上的贺茂光荣露出了暧昧的笑容。

 

    ……

    啥?你问我后来?

    后来两个人心灵相通了呗!由于他们肉体都在隐里里面,还是贺茂空流施了术让在外面的猫又点燃返魂香,把他们又带了出去。两个人一拍即合,很快就住到一起灵肉合一身心都变成了一体咳咳咳咳咳咳。

    老隐里装着新隐里,新隐里装着一大票妖怪则是被妥妥地放在樱花树下,由树灵看管。总之哪边都是妥妥帖帖,不需要外人多担心了。

      妖怪的故事就到此为止啦!

 

    注:返魂香。是能够使灵魂返回的香气,还能让尸体复活变成僵尸呢【x   其实最早传说来自于中国汉武帝时期,汉武帝点燃返魂香让李夫人回魂。大概是香料交易把这个传说带到日本的吧。至于肉体怎么办,灵魂先出去了再召唤呗【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