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昊

放乱七八糟的东西

妖怪奇谭 3-4

                       【散】

    明亮的光闪过,周围躁动的老鼠们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然后浓郁的铁锈味道弥散开来,红色的液体从街门口的树丛流出,很快凝成了一小片血池。

    一下子,原本喧闹的市集寂静一片,和乐的氛围消失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山雨欲来的肃杀和涌动的杀机。奇形怪状的妖怪们无声地聚集过来,很快就把街门围了起来。群妖簇拥中,长相丑陋的独臂妖怪大摇大摆走进去,捻起鲜血尝了尝。

    “就是刚刚死的,死了之后放出全部血液。看样子仇恨很深啊,铁鼠一族在这里的都死绝了。”他桀桀怪笑起来,趴在地上舔舐起了积成滩的血液。周围的妖怪开始悉嗦地讨论起来,似是达成了什么默契,在喧闹中散去。铁鼠一族的灭绝就像投进河里的石子,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市集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Soraru看见的是茂密的森林。浓密的雾气弥漫在树林里,几乎看不清到底有什么东西。有山童坐在树上,把石子往下丢去。远远地,跑过来一只色彩鲜艳的狸,然后勾在树枝上被扯地粉碎。

    妖怪聚集地?

    Soraru眯起了眼睛。现在还有这样妖怪密集的地方吗?

    再怎么询问也问不出别的东西,只能继续占卜以期缩小目标范围。没想到却是意外的近,三站之外的地方,似乎是某个居民区里。

    看样子是什么容器啊。

    保险起见,soraru换好了服装,带上了桃木剑和一堆符纸。“猫又,走吧。”

    巨大的黑猫在黑夜中奔跑,落地悄无声息,只是几个起落就已经到了占卜出来的目的地。变成了小巧的模样,猫咪跳上soraru肩膀,凑在他耳边诉说着什么。

    Soraru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不怕吵醒他人地大力敲门,得不到答复索性往门上拍上符咒,然后一脚踹开。Soraru冲进房间,入眼了却只有一片黑暗。

    “mafu,mafu你睡了吗?!”扬声询问,伴随着开灯的动作。猫咪跳下soraru的肩膀,一转身进了一个房间。Soraru紧跟过去,一眼就看见桌上摊着的那张空白卷轴。

    “这是……”

 

    “隐里”

    力度沉郁,soraru眉头皱成一团,瞪着卷轴的眼神几乎想要将其烧穿。

    人类无法进去的地方,mafu是怎么进去的?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并不是说什么普通人类?为什么可以在他面前隐藏这么久以至于他什么都没有发觉?

    最重要的一点!他要怎么样才能进去把mafu救出来!!

    想起刚才在云中镜看到的场景,soraru只觉得胃都快搅成一团。那样的地方,mafu一个人的话真的没有问题吗?

    “猫又,抱歉,麻烦你给我点你的血。”

    黑色的猫咪乖巧的点点头,soraru摸摸他的背,然后在尾巴上取了毛和血,笨拙地将毛打成结用血浸透,再划破自己的手指也把血滴上去,抬手结了手印。

    “只能这样了吧。”

 

    真的进入森林才发现,弥漫其间的并不是自然的雾气。黑猫厌恶地晃了晃耳朵,白光闪过,soraru拿着纸扇遮住鼻子,一手拿出符纸点燃。清淡的香气很快飘散在空气中,烟烟罗聚集在一起,飞快地往远方逃去,Soraru这才得以清晰地看一眼这片森林。

    好大。暗影重重,黑暗为幕不知躲藏着多少妖怪于暗中窥视。想要发出符咒追索mafu的位置,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什么带着mafu气味的东西。这下麻烦了啊,soraru正头疼着,侧头就看见围观的妖怪中有一只没有藏的很好的机寻。

    有办法了。

 

 

                         【伺】

    努力形容mafu的样子,soraru在符咒上描绘mafu的脸孔,然后看着机寻摇晃着蛇头表示看不懂那是什么模样。他气馁地耷拉下肩膀,挥了挥手让机寻先按照形容的去找着。

    直到现在,soraru才反应过来,自己对于mafu的了解并不多。

    国中时期的同学,但是交流并不多,只是偶尔可以感觉到mafu投在他背后的视线。真的熟悉起来是进入高中,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几个月。自己没有告诉他贺茂这个姓代表的意义,mafu也没有告诉过自己有关家族的事项。他们周末出去玩过几次,但是都没有去过彼此的家里。

    自己甚至没有他的电话号码!

    Soraru拿出手机无意识地翻看,给mafu的line发去了一个表情。

    “soraru桑!!!!救命!!!!!!”

    啊,秒回。

    Soraru顿时觉得自己之前的担心愚蠢无比。

    不过比起这个……

    “mafu你现在还好吗?在哪里我来找你。”快速地在输入栏键入一串文字,在发出之后就后悔了,点开Skype就去找mafumafu。

    “喂,mafu。”

    “我是soraru。”

 

    你知道什么叫做久旱逢甘雨吗?!

    手上和脸上的血已经被灰尘覆盖,大概是由于铁鼠并不是什么高级的妖精,一路上遇见的妖精非但没有避开,反而有聚集过来的趋势。所幸mafu比较灵巧,说着借过借过就从几只大型妖怪身下窜了过去,绕过几个巨木躲藏在树丛中。

    妖怪的好奇心似乎很有限,没能再看见那只奇怪的“铁鼠”,他们只是在周围徘徊一下,很快又散了开去,mafu却是再也支撑不住,靠着树干滑下跌坐在地不住喘息。

    好可怕,那些东西长得好可怕。

    然后手机就开始震动了。

    来自soraru的讯息。

    “天啦啊啊啊这里居然有信号!!!”

    Mafu抖着手赶紧回复“soraru桑!!!!救命!!!!”

    不管对方能不能救他,也不知道怎么说明自己现在的处境,在这样的危难 关头,看见熟悉的那个名字,mafu只觉得心里忽然安定下来,然后眼眶就红了。

    熟悉的铃声响了起来。

    “喂,mafu。”

    “我是soraru。”

 

    然后

    你们知道,久旱逢甘雨偶尔也会遇见只有一滴的情况吗?

    手机,没电了。

    我想mafu现在一定也很怨念自己出来为什么没有带上充电宝。

    他傻傻地看着自己亲爱的手机出现待机画面,然后屏幕变成一片黑暗。不敢置信地又按了开机键,手机却只是震动,别无其他反应。Mafu再也忍受不住,把脸埋进膝盖咬住手背开始啜泣。

    已经,受不了了。

     冰凉纤细的手轻轻抚摸着mafu的脊背,长长的卷发掠过他耳边。Mafu哭的打嗝,全身颤抖着无法动弹,只能任由那只半透明的东西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他,每一下都让他的身体更加寒冷。

    mafu开始打冷颤。血液的流速变得缓慢,内心的恐惧几乎要满溢出来。就算这样,还是没有办法停下眼泪,也不能移动一根手指。

    难道要死了吗?

    一张雪白的脸庞带着无限怨恨的表情凑到了mafu眼前。



注:1、铁鼠(赖豪鼠)てつそ,解释太长惹是一个很戏剧的故事,总之可以理解为牙口很好的老鼠【x  有兴趣的可以自己百度一下。

      2、茨木童子。就是那个喝血的独臂妖怪。是酒吞童子的臣属鬼,被渡边纲斩掉了手臂,不过后来又给他拿了回去。

      3、山童。和河童并列的山妖,身材矮小头顶盘碟独目单足,可以像人一样站立步行。原型是中国的山魈。心地不坏,给饭团吃的话会帮助人工作,力大无比。不过不要在开始干活的时候给他们饭团吃,他们会中途就开溜完全不讲信用。他们有时候会恶作剧,对于危险有很厉害的感觉,有人想伤害他们会很快发现然后逃走,并对恶人施加惩罚。

      4、绢狸。是上乘的八丈绢变成的,因为自己太帅气了想让更多人看见,但是丝绢没有脚走不了啊,所以就变成了毛色华丽的绢狸到处炫耀。我蛮喜欢这只的,不过出场就被撕碎了orz

      5、猫又。猫活的久了尾巴会在末端分叉成两股,所以猫妖又名“猫又”。妖力越大分叉越明显。猫又的体型大概是人类的体型的一倍,更大的可以有小牛一样。关于猫妖的说法很多,这里也写不下,每过九年长一条尾巴,九条之后再过九年就会化成人形之类的,会长翅膀是死神宠物什么的。根据梦枕貘的阴阳师上写的,贺茂保宪有一只猫又式神来着:D想要

      6、烟烟罗。住在烟里的妖怪,怕旋风。有传可能是阎罗点的蚊香来着orz也没记载有什么用,就当是不自然起的雾好了。

      7、机寻。典出唐诗“自君之出矣,不复理残机。”织机荒废变成妖怪机寻,机上的每一根织线都化作一条蛇,游走出去替女主人寻找丈夫:D

     8、最后那个妖怪我下次再讲呗XD

写的太差劲,但是既然开始就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总之把我喜欢的妖怪们写完就结束。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