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昊

放乱七八糟的东西

妖怪奇谭0-2

*我只是想写妖怪了orz

*对不起随意给soraru冠了个姓

                  【灵】

    唯物主义盛行的时代,人们普遍相信科学而背离玄学,认为事物都是可以由科学予以解释的。就算有人依旧保持着古老流传下来的信仰,更多的也只是文化意义上的顺应传统,在特定的时节做一些应景之事罢了。妖怪鬼神之类的,除了作为娱乐意义上的题材之外,似乎已经变成了过去的符号,离人类世界已经很远很远。

    更不要说那个幽暗未明,人妖共处的时代了。

    只是在古籍和画卷中偶然出现而已。

 

    Soraru正是这样鬼神式微,信仰缺失的时代中,与那些奇幻不明之物牵连很深的人。

     理由无他,家族传统而已。很不幸并不是安倍晴明留下来的土御门一支,不过作为继承了“历道”的贺茂光荣的子孙,怎么样也算是背景雄厚,出口有声吧。

    并不是。

    明治时期阴阳道就被废止,但是贺茂家早在江户幕府时期就已经子嗣断绝,仅靠支流再兴,直到现在也没有重新取回阴阳道上的地位。就算是贺茂家的长子,实际上也只是比平常人多一些关于鬼怪妖精、奇闻异事的知识,稍微会一些并无什么用处的符咒手势而已。Soraru在中二时期还是很得意自己的这个隐藏身份,发奋努力想要重振家业,不过现在嘛……

    呵呵。

 

    Soraru是mafu仰慕的人。

    国中开始就是同班,最初的印象是一个很帅气的一看就是男主的名字——贺茂空流。对比自己的名字真是帅气太多,羡慕之余就开始留意。之后发现他成绩不错,自己只有擅长的英语才能与之相较。紧接着又发现他体育很好,遇见被混混围堵的学弟什么的还会加以援手,摔人过去的动作简直让人眼花缭乱。羡慕的情绪变成崇拜,最后升为仰慕,所以mafu周围的人会以此嘲笑他也是很正常。

    “——啊,mafu,你看那是你尊敬的soraru桑诶!”刚刚分好座位,学生们三五成群在谈笑着。正在和mafu聊着游戏的天月突然看见什么,指着窗口刻意发出惊叹。Mafu顾不得责怪他过大的音量就顺着指出的方位看去,黑发的男生正绕过门口,径直走进教室。

    “不会吧,他和我们一个班?!”LN发出哀嚎:“妹子的目光会被他夺走的啊可恶!”

    “没有他你也找不到女朋友,所以安心吧。”urata闲闲地托腮,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笔。“不过这下mafu的目光倒是要被夺走了啊,你不如担心一下这个。”LN一呆,转过去看mafu,就见mafu满脸激动,耳朵都红了,然后撑着桌子一下子站了起来——

    “soraru桑soraru桑!!!!这边这边!!!!”

    众友人纷纷掩面不忍再看,LN张着嘴呆呆地看,眼角有泪花闪现。

    Soraru就这样在高中开学第一天就被定下了人家【x

 

    怎么说呢,这两个人真的有点奇怪。Mafu整天不是趴着睡觉就是和友人聊天,其余时间全部贡献给soraru,说是围着打转都不为过。Kony私下表示如果被围着的那个是他的话他大概会忍不住伸出蒲灵大掌一下把mafu拍到地上去,但是soraru虽然一脸不耐烦,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mafu说话,但是居然能忍耐下来。Soraru呢,对别人都是进退得宜,虽然始终保持着一定距离吧也算是礼貌得体。在mafu面前就变得毒舌万分不留情面。有一次哈希羊和女友去小树林约会,就看见soraru对着mafu训话:“……你今年八岁吗?你已经二十二岁了还在干这种事情不觉得丢人吗?那是什么啊?啊?”“但是……”“没有但是!很羞耻!@#¥%……&”

    “真的像在训儿子一样啊。”哈希羊感叹“这就是长子的权威吗”

    “mafu君好可怜”歌词太郎嘟囔。

    “他只是求仁得仁而已。”天月冲他眨眨眼“他可是在推特上一大串文字来引出重点‘想被可爱的声音责骂’呢,soraru桑是为了满足他的癖好也不一定。”

    歌词太郎恍然大悟。

 

    但是这样的两个人,却都没有去过对方的家里,甚至一起回家也很少。天月曾经好奇去问mafu为什么不去soraru家玩,得到的却是mafu极端沮丧的回应:

    “跟丢了。”耸拉着肩膀有气无力,不过完全不值得同情啊这个STK。

 

 

                                                 【疑】

    Soraru双手插在口袋里,不紧不慢地往回走。

    不是不知道有人跟在身后,只是在不能真的把人带回家的前提下,装作不知道地继续行走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然要解释为什么不能带他回家就麻烦了。

    身后的脚步声走上了不同的岔路,然后停顿一会,传来了mafu懊恼的声音。Soraru勾了勾嘴角努力睁大要笑眯起来的眼睛,强迫自己保持镇静自若的面容。

    “少爷。”毫无声息出现在身边的管家。Soraru点点头继续往前,空气泛起水样的波澜,原先空无一物的坡道上出现了古色古香的庭院。

    贺茂家,到了。

 

    弟弟妹妹去外地上学都没有回家,父母也出门旅游尚未回来,今天的晚饭只有少少三个菜而已。虽然做的精致,但是soraru不知为何完全没有食欲,只是稍微动了下筷子就放下了碗。

    管家凝视着soraru。

    “吃不下。”简单地解释了。soraru站起来往浴室走去,今天还是早点做完作业之后立刻睡觉比较好。他揉揉眉间,找不出理由解释莫名低落的情绪。

    最近太累了吗?

    暮色渐沉,四合的黑暗一瞬间占领了那片天空,就像浓浓的墨汁滴进清水,空气亦布满动荡的气息。

 

    而在另一边。

    又跟丢了!!Mafu懊恼地大喊一声,然后反应过来掩住唇左右看看。

    还好周围没有人。他舒了一口气,下一瞬间又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还是没有放弃跟踪寻找soraru家的念头没有直接喊住他。

    明明今天是真的找soraru桑有事的啊……

    Mafu在原地驻足良久,只能调头回去。家里新送来的那张画非常好看,宁静安详的村庄温馨和睦,让人不由得心生羡慕。总感觉,非常适合soraru啊,怎么样都想让他看一看。

    那张画只在家里留一晚,明天早晨就会被客人提走,如果今天不看的话就没有机会了。刚刚没有直接叫住soraru,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soraru桑的联系方式呢?

    mafu开始回忆和soraru熟识的人,想来想去却发现只有自己一个。能不能请求客人将他多留在家里一天呢?Mafu只是回想了一下那位客人的面容,立刻否决了自己之前的念头“無理無理無理無理”

    看来只能把那张画全方位照相之后明天给soraru看了。

    Mafu循着来路往回走,思考着怎么样才能够用相机把那张画独特的韵味原原本本传达给soraru桑,不知不觉就到了家门口。

    “我回来了——”

    打开门,室内却是空无一人。

    Mafu不以为意地换好鞋走进去,径直走进放着画卷的房间,啪地打开了电灯。

    “咦——?!”

 

 

    “空流。”

    “恩,父亲?”

    “记不记得那个预言?”

    “什么……?”

    “……算了,没关系。”

 

    “再去看一下咒文书会比较好。”

 

    “……!”

    Soraru从梦中惊醒。将手搁在额头上,soraru微张着唇看着天花板努力平复着呼吸。起伏的胸膛和渐渐平复的呼吸让梦和现实的界限变得清晰起来,终于停下心悸的感觉,soraru支起身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上一次看咒文书是什么时候呢?

    Soraru凝视着自己的手,忽然动了起来,快速地结了个印。

 

    什么都没有发生。

 

                                            【饵】

    世界上是有妖怪的。

    自古以来,妖怪居住的场所和人类所住的地方,在空间上其实是重叠的,只是人类白天活动,妖怪们则在晚间出现。

    工业化革命之后,由于电的出现,夜晚的时间也变成人类的活动时间,因为某些原因的掣肘,妖怪们只能节节撤退,暂时在都市中掩去了存在的痕迹。但是终究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他们还是和人间有很多相连,比如说黑夜中毫无亮光的部分,莫名丢失的东西,奇怪的声响……

    那么,你听说过隐里吗?

 

    画中原本宁静安详的村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黑暗中显得热闹无比的集市和奇形怪状的各种“东西”。他们或者作为游客,挨个摊子吃喝玩耍;或者作为摊主,贩卖着人类看来破烂无比不知有何用处的奇妙物品;或者干脆作为被卖的东西,在没有被注意到的地方悄悄睁开眼睛。

    好一个群魔乱舞的妖怪世界!

    刻着“嘉暮里”的街门豁然变成了散发着黑气的鬼门,mafu怔愣一下,手却下意识地抚上了那变成“墓”的文字。画面围绕那个“墓”字旋转起来,mafu反应过来想要抽手,红光闪过却是连人带画全部消失不见。

    只留下空白的卷轴在一片黑暗中散发莹白的光。

 

    此时,soraru正在看着自己的手发愣。

    理应,什么效果都没有才对。

    但是手心残留的温度提醒着他,刚才确实结出了火球。

    咒术居然起了作用?

 

    Soraru可不觉得这是件好事。很久之前就不再起效的咒术,父亲依旧要求他勤加练习,只因“如需使用之时还能熟悉应用出来”。那么,现在已经是需要使用的时候了吗?

    不是已经没有妖怪了吗?

    已经完全没有了睡意。正是凌晨三点,逢魔时刻,他披了外套步出庭院,沿路上管家和仆从躬身立着,在黑暗中散发莹白的光。

    式神们都醒了。

    东边的黑暗深沉浓重,星星月亮一概不见,就连密布天空的云朵都溶散在黑夜中,凝成一整个黑色的墨玉。Soraru挥手斩下新生的柳枝,落在地上却是怎么看怎么凶的卦象。柳树通留,全无出路的绝境,困住的应该是无比在意之人。Soraru眸色渐沉,脸上却闪过一丝迷茫。

    是哪位故人吗?

    “去把云外镜拿过来。”

 

    Mafu处境很不妙。

    虽然被画卷吸进去之后他是出现在大门边的一个树洞里,但是白天的画卷上,这边上可是有一窝硕鼠在毫无顾忌地啃噬食物。总觉得自己是不是进了老鼠窝啊?!

    他抱膝缩在角落抖了一会,过了很久才渐渐冷静下来。

    进来是由于那张画的原因,出去难道也要找到那张画吗?还是说天亮了妖怪会自己消失?或者天亮了自己会被彻底困在这里?

    如果天根本不会亮怎么办?时间凝固似乎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身上只带了电量60%的手机,根据Iphone的耗电速度大概撑不了多久。一身单薄的校服,脚上还是家里穿的毛茸茸的拖鞋。所幸进门的时候准备认真拍照所以顺手拿了眼镜,至少不会撞上什么奇怪的东西自己还没有发现。虽然很想在这里缩着直到天亮,但是总感觉老鼠的啃食声近在耳边,夹杂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奇妙声响,此处不宜久留是显而易见。

    该怎么办?

    村里是妖怪的集市,进去的话被发现是人类一定是十死无生,但是村外若是荒野,岂不是也充斥着重重鬼影的妖怪居所?往哪边走会比较安全?

    被洞口吹进的冷风激地瑟瑟发抖,托福头脑也清醒起来。如果妖怪能闻出人类的气味,那么绝对不能靠近集市。不然的话,反而是在集市里寻找到那张画的可能性比较大。当务之急是弄清楚他们到底闻不闻得到人类的味道,怎么样掩饰自己人类的身份。

    Mafu脸色冷了下来,赤红的眼眸闪过冰冷的光。


注:1、[光荣之占,犹指诸掌,可谓神矣。]贺茂光荣继承了历道一支,占卜是很厉害的。而晴明继承的是天文一支,具体用的啥我给忘了【  所以式神之外的东西我就胡诌了【

      2、隐里,隠れ里(かくれざと)。原意是指与世隔绝的村庄。鸟山石燕的画卷里,描绘了一个静谧祥和的村落,街门上刻着“嘉暮里”。这里的人看起来无忧无虑自给自足。然而事实上,那里虽然充满了各种财宝和美味,却根本不是桃花源,恰恰相反,是妖怪居住的地方。妖怪在夜晚出没,在早晨的第一缕阳光到来之前消失无踪。

        那是个脱离人世之外的另外一个空间,是妖怪的世界。人类永远无法到达。

    3、云外镜。是一种能照到遥远地方影像的镜子,是镜子经历百年之后幻化成的妖怪,又名镜妖,是付丧神的一种。

    4、逢魔时刻:17:00-19:00;3:00-5:00.指人一天中最容易遇见“超自然”现象的时间段,是昼夜交替,天地阴阳交替的特定时刻,妖魔出洞的最佳时机。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