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昊

放乱七八糟的东西

温泉旅馆

*想写的场景没写出感觉,不想写的铺垫倒是铺了一堆。感觉写的很恶心大概最近狗血言情看多了【。 没查资料,有错误请告诉我orz
 *suzumafu,闺蜜组,甘党有。当友情向看也完全没问题。ooc慎【

    巡回演出顺利结束,放松下来的大家就开始商量着做些什么来犒赏自己。此时正值春末偏夏,微醺的和风细细吹拂大地,深深浅浅的绿色中点缀着次第开放的花朵,好一个适合游玩的季节。

    所以一起出去旅游的选择枝就变成了最终的决断。

    追寻着樱前线的步伐停停走走,历时一周的旅行将大家有兴趣的地方都纳入囊中。最后到达京都的时候,大家已经彻底融入春天的氛围,和谐地就像溶入温泉的清酒一样。

    好吧这个比喻有点奇怪,总之在最后一站,几个人决定好好放松,找了家温泉旅馆投宿。旅馆不大,好像是哪位member的妈妈的朋友家开的,所以拥有招待券。但是真正循着招待券上的地图按图索骥,找到的只是一家被漆成朱红的,充满京都风味的,非常精致的小旅馆。精致程度不用多说,小倒是真小,所以只能几个人挤一间和室过两宿。

    旅馆以温泉出名,这边的温泉种类繁多,和房间相比倒是容量很大,完全可以任他们选择。再加上出来玩追求的就是热闹,所以大家也就不介意地住下。稍微放一下行李就各自挑选了温泉冲进去享受了。这个时候就可以看出各人性格的不同。Mafu和天月毫无疑问一起选择了大浴池,两人一起你拉我扯地走进更衣室,身后拖了伊东歌词太郎长条的尾巴。Suzumu很快地选好浴衣,选定喜欢的汤之后笑眯眯过来问soraru要不要一起。Soraru有点累所以拒绝,找了个风景不错的廊下独自一人静静放松。其余成员也是三两成群,各自说说笑笑去换衣服。看他们的兴奋劲,大概是已经想好了之后聊天的话题,或者干脆打算在浴室还有温泉里大闹一场吧。

 

    Soraru拿着换洗的衣服走进了自己选定的浴场。这个地方不大但是胜在僻静,木制长廊被幽深绿意包围,深红墨绿交映之下更显宁静。由于离其他几个池比较远,隔断也是借助房屋本身的墙壁,就算闭上眼睛倾听,听见的亦只是外面的鸟鸣和风吹过草叶的沙沙声而已。檐角挂着的风铃没有挂上纸片,随着风轻轻地摇晃着,把春风的温柔具象化呈现出来。连那一池温泉,被设计成荷叶形状的边沿装着深绿的池水,看起来也分外舒适宜人。简单地冲洗了身上,soraru拿着挑选好的文库本坐进池子,半阖起眼睛隔着雾气望向浅蓝色的天空。

    ……真是澄澈的蓝色呢。

    把书放在边上,在水中舒展身体,放空思绪之后意识很快就变得恍惚,徜徉在现实和幻境交际。等soraru一个惊醒过来,浮在水面上的清酒已经熏染地整个空间都是清浅的酒香。Soraru端起酒杯小小的抿了一口,没有忍住地一口喝干,又给自己倒上一杯。醇厚酒液顺着喉咙滑下,四肢百骸俱是通畅,soraru感觉毛孔都已张开,向外散发着带着酒香的水汽。就这样坐在廊下或者浸在温水中,独自一人斟饮,似乎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就这么做吧。

    Soraru从水中站起来,披上了浴衣。

 

    那边的mafu一行人倒是热闹很多。天月和mafu进去之后也是紧紧粘在一起,自己换着衣服,也不忘给对方拖拖后腿。这里mafu刚刚解开扣子脱掉上衣,天月就坏笑着敞着领口贴过去,明晃晃地炫耀着自己的一块腹肌,在mafu正要后退的时候一把拽下mafu的裤子。Mafu赶紧挽救一样把外套围在腰间,天月已经窜了三米远,对着这边做起了鬼脸。“挡什么啊mafu君,等会不是也要脱的!”mafu匆匆忙忙套上浴衣,草草系了腰带过去“那么天月君,就让我满怀着爱意也帮你更衣吧!”一边的歌词太郎摸摸鼻子,在两人打闹的时候早就已经换好了衣服。他清了清嗓子,故作姿态地把眼神挪开:“我们先进去看看这边的池子吧?”

    他们挑选的是比较大的池子,老板说是可以容下五六个人一起泡汤,但是当几个人一起走进去的时候还是被蒸腾着白雾的温泉震撼到。“这完全游泳都没有问题啊!”歌词太郎率先评论。天月已经拐进边上洗澡的地方,拿木盆兑了温水开始往身上泼“温泉!我来了!”

    Mafu慢吞吞地拉开腰带,找了个角落也开始洗澡。之后到底怎么变成mafu和天月互相给对方搓背,天月拉了歌词太郎和mafu站一起和他们比肌肉,三个人混战到处泼水,天月率先冲洗干净冲向温泉用游泳的姿势跳了进去一直到池中央才停了下来,伸出脑袋甩了甩头发上的水……完全不知道怎么演变的。天月抹掉脸上的水珠,划着水往岸边走过来,就听见歌词太郎在岸边撑着腰,慢悠悠地吟诵芭蕉的俳句:“……青蛙跳进水中央,扑通一声响。”mafu在旁边歪着脑袋反应了一下,笑的开始不停的咳嗽。天月也跟着笑了一会,然后一边笑着一边一把抱住歌词太郎的双腿往自己这边一拉——“扑通”

    战争,开始了。

 

    Suzumu在自己选定的池子里泡了一会刷了会推特,很快感觉无趣起来。于是就起来开始了“窜门”之举。他买了四听啤酒,晃晃悠悠地掀开了边上温泉的帘子:“yasu桑我来玩啦!!”

    狐狸suzumu,别名交际花,又叫花狐狸,总而言之就是人缘很好,人缘很好,人缘很好。

    不知怎么就变成了suzumu带着一大群人浩浩汤汤来到天月他们这边,卷着已经玩累了正在顶着毛巾闭目养神的三个人一起去喝酒吃饭。众目睽睽,天月和mafu潜在水里死活不上来,只有歌词太郎大大方方站了起来,拿毛巾擦了把脸围到腰上。

    众人:“……”

    天月很快也上了岸,动作极快的换上衣服。Mafu在大家即将下去打捞他的时候突然变得特别坚决,喊着“别拉别拉我自己出来”唰地一下站了起来。Suzumu扫了一眼他的下身吹了声口哨,然后就转身招呼大家快去找个自己喜欢的位置坐好。大家情绪都调动起来了,一顿饭吃得是热闹无比,连带着不喜欢啤酒的mafu和酒量不高的天月也被灌了几杯。

    饭后,un:c他们去打温泉乒乓球。Mafu和天月跌跌撞撞地相互搀扶着,先回到房间休息。歌词太郎看不过眼,给suzumu打了个眼色,两人借口已经累了,一人扶着一个回到他们的房间。

    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天月和mafu就歪歪扭扭地躺倒在了床上,没来得及说什么就睡了过去。歌词太郎把天月拖到被子最中央掖好被角,跟着也在边上铺好了自己的被子。Suzumu看着mafu安稳的睡颜犹豫了一会,还是在边上睡下,背过去玩起了手机。

    被窝很快温暖起来,推特很快也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Suzumu把手机放到一边,平躺着盯着天花板。耳边传来mafu平稳的呼吸声,轻轻浅浅又近在咫尺。很快,suzumu感到睡意袭来,意识也沉了下去……

 

    被遗忘很久的soraru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很晚。桌球刚刚散场的yasu他们和他打了个招呼,也陆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个人的时候喝了太多的酒,soraru也没什么食欲,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穴就往自己房间走。

    推开门就看见这样一幕。歌词太郎睡的四仰八叉,张着嘴巴呼吸着。天月踢开了大半的被子,只留下一个被角搭在腰间,抱着枕头睡的很香。Suzumu和mafu抱在一起,suzumu曲起身子腿夹着mafu的腰,mafu环着suzumu把脸埋进那一头黑发。两人的被子早已被抛弃在各自身后,大概是有点冷,所以他们很努力贴在一起,都皱着眉头却又打死不肯醒过来。

    ……什么情况。

    Soraru默默地站了一会,只觉得自己是不是又喝多了。迷迷糊糊洗漱完才发现,这里的被子少了一套。soraru站在房间中央愣了一会儿,看了看一边睡的张牙舞爪的甘党两人,又看了看一边已经变成连体婴的suzumafu——和他们的被子,果断的在中间躺下,拉过mafu被闲置的枕头和被子,舒舒服服地窝了进去。

    反正也不是很冷,那两个抱在一起也不会感冒嘛。

 

    又一次从混乱无序的噩梦中醒来。Soraru烦躁地挠了挠已经变成鸟窝的头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才过了五分钟不到。不由得在内心愤怒地咆哮了一下。Soraru锤了锤自己的腿,然后恼怒地看向一边还是抱在一起的suzumafu。

    已经是凌晨了,气温又有所下降。原本揽着suzumu的mafu也缩成了一团,把自己完全窝进suzumu怀里。Suzumu显然也很冷,两脚紧贴mafu裸露出来的脚踝,手也伸进mafu睡衣里面取暖。Soraru瞪了一会,终究是拗不过自己内心的烦躁,掀开被子把suzumu从mafu身上扒下来,扯过他的被子给他盖上,再把mafu往自己这里拖。

    动静有点大,身后的天月翻了个身,清晰无比地说着“还有合唱”什么的。歌词太郎不知是偶然还是什么,竟然接下去说了句“不好意思不小心忘记了”。Soraru感觉怀里的mafu有了要苏醒的征兆,不由自主僵在了原地。

    怎么办,如果说是mafu梦游自己扑过来的话他会不会相信。

    Soraru看了看周围再看了看两个人的姿势,悲哀地发现自己完全没办法解释这种把mafu拖进自己被窝的行为。感觉mafu即将清醒过来,他索性心一横,拉着mafu的双手让他环上自己脖颈。

    Mafu的睫毛颤了颤,终于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过了好一会才聚焦在soraru脸上。“so……raru桑……?”

 

    第二天早上,soraru很早就爬了起来。他给身边的mafu掖好被子就走进了卫生间,随即传来哗哗的水声。洗漱完的soraru轻手轻脚走出了房间,然后醒过来的是歌词太郎,起来的时候不小心踢醒了靠很近的天月。Suzumu在半个小时之后醒来,看了看还在沉睡的mafu露出复杂的表情,到底还是走出去了。门缓缓关上,mafu睁开眼睛,把被子拉过头顶蒙住了脸。

    天呐,自己居然喝醉酒会随便扑到别人身上吗?闭上眼睛都可以回忆起soraru带着嫌恶的声音说着我不是你女朋友别随便抱过来什么的,简直没脸出去见他。Mafu又往被子里缩了缩,直到被窝里空气变得浑浊不堪才掀开一个小缝。

    好想变成贝壳。

 

    距离他们结束旅程还有30小时。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