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昊

放乱七八糟的东西

2014写手总结

跟风来一发。占tag抱歉,差不多就是各种节选,最后附一个目录吧。

3月

soramafu 不小心拿走的重要东西

     Soraru看着mafu呆然的表情率先回过了神。他好笑的看着mafu一脸灵魂出窍的表情,渐渐心头涌上一丝不一样的情绪。是什么呢……他思绪有些飘忽,似乎是在疑惑,又似乎只是在内心问那么一下,已经有了答案一样。他盯着mafu慢慢回神,急急忙忙把肩带拉到肩膀上,对着他点了下头转身要走,收到迷惑一样不由得伸手拉住了mafu的手腕。两个人都是一惊,mafu不解的回过头来。Soraru很快便弄清了自己的情绪,唇边绽放出一抹浅笑,从从容容开口

      “到是你,好像不小心拿走了我重要的东西啊。”

      然后在mafu惊诧的眼神中一把抱住mafu的腰,就势覆上他微张的唇。

      “月亮,真的太美了。”soraru微喘着稍稍离开mafu的唇,鼻尖对着鼻尖,凝视那双骤然明亮的眸子,仿佛凝视漫天星光。随即他又将唇压了上去,含住mafu薄薄的下唇舔吮吸吻,呼吸间交换着樱花的烂漫。“作为交换,你也给我相同的东西好了。”mafu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双手回抱住soraru,一同进行一个绵长热烈的吻。“真没办法,不能白拿soraru桑的东西呢。”

    是过于澄澈的月光的错吧。


四月

soramafu Depressive neurosis PART1【坑了对不起

Depressive neurosis。抑郁性精神症。看了很多相关的书籍资料之后,soraru认为是这个。临床的症状表现主要为持久的情绪低落和由此引起的躯体症状。持久的情绪低落是心情恶劣,观念消极,感到人生没有意义,愿意长睡不醒——永眠童话,soraru并不愿意相信mafu会想抛下自己,一个人进入永久的,孤寂的睡眠中去,但是最近却没那么确认了。尽管不知道逼迫着mafu的是什么,soraru感到无能为力,只能在近旁注视着,尽量防止这种最糟糕情况出现的可能。

    遇到喜事偶尔也有心境好转的时候,但持续的时间不长,很快又会变得抑郁寡欢。躯体症状表现为疲乏,头痛,头昏,耳鸣,口干,腹胀,失眠,多梦,食欲减退。Mafu最近吃的一直很少,但是替代的,却经常出来去厨房接水。整天都是睡不醒的样子,想和他一起开游戏生,也会推说头痛不舒服什么的回去休息了。现在多不多梦是不知道,之前他夜里也惊醒好几回——每次mafu坐起来soraru都知道,只是会装作依然睡着的样子,免得mafu因为吵醒他而内疚。

    注意力分散,记忆衰退,还有性欲冷淡……很难说出口,但是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恩,你知道的,并不是soraru太过渴求什么的,只是mafu最近真的没有兴致的样子,有时候就算已经压到他身上了,还是会睡眼惺忪的嘟囔着“累,soraru桑让我睡好不好”的哀求。声音软软的,很可怜的样子,所以soraru心软就放过了他。但是这么久以来,说真的,soraru觉得很难熬。

    所以,就算资料很杂乱,看起来也不是很轻松,soraru还是多方校对,认为,不,应该是确定。Mafu得了抑郁性神经症。

    并不清楚mafu的病因,但是这种心理上的疾病一般是起源于不合理的思考方式。凡事往消极的地方想,这可不是就进入死胡同了吗。受到挫折而断定自己是个没用的人,被拒绝会认为自己被讨厌,然后抑郁,自卑——很糟糕,但是有一定的可能,soraru觉得,自己会有一定的责任。之前压力很大,所以对mafu也说过一些过分的话。当时也发现他情绪低落,但是出于自尊也好害羞也好这之类的原因,最后还是放置了他,什么道歉的话也没有说出来。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让mafu变成这样悲观消极的状态,让他感受到这样的痛苦绝望,甚至有可能会引出更加糟糕的境况,那简直不能原谅自己。

    Soraru又站着发了会呆,感到疲惫席卷了全身。浓稠的夜幕中好像有无数只贪婪的手,滴着粘液向着他抓了过来。他感到不寒而栗,鸡皮疙瘩和疯了一样全都立了起来,带的他整个人都一阵颤抖。很可怕,但是没有多余的力气躲闪。如果mafu因为他而遭受绝望的侵袭的话,他想,哪怕一点,他也应该承担同样的命运。

    他就在那样的黑暗中摸索着完成了洗漱,平躺在一个人的双人床上,分不清是清醒还是陷入了睡眠。或许开灯会好一点也说不定,至少可以稍稍带来一些温暖吧,不知道soraru有没有这样想过。总之,整个晚上,soraru的房间都没有一丝的光亮传来,一直到晨曦微亮,清脆的鸟鸣响彻清晨湿漉漉的街道。晓雾在晨光中渐渐稀薄下去,一只花猫跳下屋顶,站在路肩上,玻璃珠一样的黑色眸子流动着好奇和冷静混合的神色。隔壁mafu的屋子传来洗漱的声音。

  早晨到了。

五月

soramafu suzusora 游戏

    Soraru缓缓睁开了眼睛。他躺着发了会呆,起来摘掉了头盔。刚刚玩的,是通过邮件传送到他电脑里的名为“殇”的游戏。光看游戏的icon和人物造型,很容易的就当成了类似恋爱游戏的攻略类,实际看到人物介绍却发现过于简略,不清不楚的世界观和通关条件看起来更加像是解密的侦探类游戏。

    刚刚的试玩也是这样,怎么就死了呢?为什么凶手是mafumafu呢?Soraru由衷地感到疲惫,对游戏的好奇在试玩的时候已经消耗殆尽。莫名其妙,毫无逻辑,非常糟糕的脚本。Soraru给出的评价是这样的。如果说这个真的是最近爆红的游戏制作人狐狸的作品的话,那soraru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评价的人都是眼睛糊满了蛤肉的瞎子。但是mafu却信誓旦旦的保证了啊,就连这点,soraru都连带的感到生气。

    随听随信玩了这样游戏的自己简直像是笨蛋一样,看着毫无自知带上头盔的自己,mafu一定在偷笑吧?

    Soraru更加生气了。

    Mafu是soraru的爱人,从事音乐相关的工作。因为一些事件相识的他们很快陷入爱河,随即登记结婚,成为日本开放同性结婚以来首批获益者中的一份子。游戏中配角的名字和mafu过于相似也是他生气的原因,设定的照搬照抄让soraru有理由怀疑这是自己喜欢游戏的爱人瞒着自己制作的游戏。其中满满的弥漫着所谓“阴谋”的中二气息,没有错,那家伙肯定是始作俑者。

    至于为什么做这样一个设定,还把自己贬作配角和凶手,那个所谓的suzumu又是什么玩意,soraru完全懒得询问了。最近爱人的不寻常他看在眼里,整天就像丢了魂一样什么事都做不好,问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soraru猜他大概是听说了点有的没的,正在担心着呢。这个游戏的出现完全印证了他的猜测。吃醋了吧?小家伙又在东想西想什么啊,还用这种莫名其妙的方法,真有他的特色。

    就这样吧。Soraru烦躁的挠了挠头发,走进厨房给自己泡茶。红茶,加鲜奶,半块糖。游戏不用玩下去了。既然知道mafu在担心什么,让他安心之后就没有问题了吧。说起来他最近出去的也很频繁,不会是找什么人调查来着吧?真是不安心的孩子,却更加让人心生怜爱。得找个时间和他聊聊才行。

    莫名其妙的,soraru感到有点违和。和mafu的谈话进行的很顺利,在自己难得的倾诉衷肠之后,mafu红了眼眶将尖尖的下巴埋到了自己颈窝,承诺再也不乱想了。

    可是soraru反而开始怀疑了。Suzumu到底是谁呢?Mafu到底在怀疑他和谁的关系?仔细核对自己身边的相似人员,符合的可以说是一个没有。虽然存在改编的可能,但是soraru还是本能的感到不舒服。

    他想起了游戏中suzumu被所有人遗忘的设定。

十一

    Soraru把suzumu从垃圾堆捡了回来。


七月

soramafu 大热天30题

7.再热也得干活啊

    敞开着背阳面的窗户,收拾了棉被地毯和到处都是的抱枕teru,在地板上撒上水降温。穿过客厅的风扬起了窗帘带走了mafu头发上的水珠,沉静下来的心境连带着体温都降了下来。Mafu难得地遵循步骤泡制了抹茶,眉宇间的宁静郑重森然泛着古意。

    就像走在森林里,茂盛的树交织出密密的遮阳网,投下清幽的阴影;又像于山坳深泉边偶遇禅寺,重重鸟取深处传来清脆悠远的铃声;亦或是骄阳当空,反射着阳光的道路却是在百米之外,蒸腾的暑热,嘶哑的蝉鸣,白炽的流火,统统与己身无丝毫关系。总之两个人一下子就静了下来。四叠半空间,只有风吹过风铃的些微声响,和吹不散的满室茶香。

    Soraru搬出了两台笔记本,打开了工作的画面,mafu端上深绿的茶水,跪坐在soraru近旁。心静之下,工作却是前所未有的顺利。因夏季带来的倦怠一下子失去了他曾有的影响,流水一般顺利进行的作业带走了蒸腾的暑意,也带走了本应难熬的夏季的午后。


八月

soramafu 独自流落异国的第一天

独自流落在异国的第一天。soraru和mafumafu两个人的独自。

    即使之于soraru个人来说,两个人的相处机会亦是需要珍惜,然而和朋友走散又遗失手机的狼狈也是不曾预料。

    或许也不是什么坏事。soraru看着鼓起勇气和街头艺术家攀谈问路的mafu,忽然笑将起来。四月的意大利,地中海的湿润气候下已然迎来了春神的眷顾。不知名鲜花纷纷扰扰点缀在街头巷角,与上了年代的洛可可式装饰复合成异国的平常。色彩鲜明而又孰不及防的闯入眼睑,印在心上。

    离开了可以依赖的环境,就算有些社交障碍的mafumafu也是可以正常和人交往的。mafumafu永远也不知道当他意识到soraru英语不足以维持交流之下毅然选择自己和人搭话的瞬间在soraru眼里又迸发出怎么样不一样的魅力,也不会知道当他们意识到将包留在那家希腊人开的餐馆他们又同时忘记回去的路之后他无奈的笑着说毕竟平时坐错车也不全是卖萌的可爱有多冲击。

    只是一切,在异国的湿润海风中还是太轻太薄,而现实的阴影太沉太重,有心也只能告诉自己,不到这一步,掐断会更好。

    soraru躺在床上,无声地注视着mafumafu。他轻悄悄地摸上床,深深凝视着soraru“沉睡”的脸。刚从明亮地方过来,soraru确信他什么也看不清,但他又注视地那么认真,手情不自禁地抬着,似是想要触碰,想要拥抱。

    终是没有抱上来。就算他们一起挤在这么小的床上抱到一起也是自然,即使soraru故意伸出手臂占了大半的床铺,即使。。mafumafu抱紧了宾馆的棉被,替代一样,为了不吵醒soraru,也为了压制快要在浪漫春季满溢而出的情感,将自己的渴望自己的悸动,通通塞进漫长的黑暗。

    soraru一动不动地躺着,倾听着开着的窗外传来的声响。

    就算彼此有意又如何,在异国的夜晚,浮起的现实也不会轻飘飘的,变成新鲜啤酒上的泡沫。

    独自流落异国的第一天,soraru和mafumafu一起,进入了孤独的睡梦中。


九月

soramafu 毒占欲

Mafu自然不知道他虚弱的瞪视在soraru眼里就像撑起羽毛虚张声势的猫头鹰,不见凶狠只有可爱。他也不知道早在很久之前,执着的感情便渗入soraru的理智,无声无息地影响他的思维和行动。最初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被莫名其妙拉进他们四人小组之后,万事不上心的soraru却被在他们面前格外聒噪黏人的mafu吸引住目光。人前礼仪周到略显寡淡的soraru事实之上也想贴近温暖,但是大概是伪装过于完善,他朋友虽然不少,可以倾诉的对象却几乎没有。一切友人都在安全距离之外,虽然不会受伤但也让soraru感到寂寞。哪怕是无理取闹的撒娇也好,更加靠近一点吧,偶尔出现的这种想法只会被自尊狠狠压下。是以soraru虽然在大家看来交际良好,其实也只是一直独自一人而已。

    独自一人的soraru也会遇见愿意忍受外表的冷漠而接近自己的mafu,这种认知犹如油锅里投下的火星,在自身也不察觉的潜意识影响下,逐步将理智吞没。于是在soraru自己也感到惊讶的时候,对喋喋不休对着别人抱怨着他人的mafu发出了邀请。

    愿意和我一起吗

    愿意一直陪伴着我吗

    愿意只变成我的东西吗

    膨胀的情感在日常相处的点点滴滴中增稠,由精神到身体的渴望在不知不觉间积累到可以压制理智的程度。撞见mafu自渎之后的“擦枪走火”便是这样的自然,虽然表现形式略微极端,大概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早在入住时刻便在条例里设下的陷阱被选择性忽略,怎么样开口解释这发生的一切让soraru也感到心忧。最后他也只是抱紧了意欲脱开的mafu,把头深深埋进他颈窝。

    “做过头了,对不起啊mafu”

    “不过还是不许逃开”

    “你是我的”

    “……”

    “我喜欢你”

    良久的沉默,soraru内心绝望开始泛滥开来,失去的恐惧侵袭着四肢,连移动也不能做到。到这里就结束了吗,soraru甚至恶向胆边生,想着干脆直接把mafu关起来,不顾他意愿让他从实质上变成自己的东西。

    而mafu却是推了推他的腰,抱怨着“soraru桑好重”调整着角度,把大部分重量移到soraru身上。舒舒服服依偎进怀里的mafu很快犯起了困,睫毛扑闪扑闪的,很快就要合拢一样。他小小的打了个哈欠,扯过被子当做枕头便进入梦乡。而愣在一边的soraru则是非常确信刚才听到了mafu的声音

“那就好好开始吧!”

十月

soramafu 甘党 平安京物语

“那天月怎么办?”好友醒来会是多么悲痛。

    “大家都会丧失这段记忆,所以没关系。”

    “哦。”

 

    为何,觉得更加悲伤呢……

 

    “那个女子……”

    “或许她并没有误会呢。”soraru端起酒杯。有樱花从空中悄然飘落,携着莹莹月华,和清酒一起流进了soraru微红的唇瓣。

    “忘了也好。”

 

    “……”

 

    Mafu闭口不言。

    第一次,他端起了酒盏,小小喝了一口。

    充盈在大气中的秋意和着酒一起,径直渗入了肺腑。

    天很凉。

 

    “soraru桑,你也是樱花呢。”

    “恩?”

    “樱花就算浮在清酒之上,也是樱花。”

    “恩,是樱花。”

    “也不会被mafu喝进去呢。”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soraru桑为了樱花不被mafu喝掉,自己喝掉了樱花酒。”

    蘑菇已经被吃完了。烤的正好的香鱼被空气濡湿,也失掉了原来的香味。

    没有人动筷子。

    蜜虫和樱花变成的女子早已消失不见。秋天即将走到尽头的院落,却有樱花纷纷飘落在满地行将枯萎的花草上。铺成一片绮丽。

    Soraru默默拿过mafu的酒盏。当着mafu的面,喝掉了剩下的透明酒液。

    “你醉了。”

 

    Mafu露出微笑。

    “月色真好啊,soraru……”


十一月

soramafu 渴望死亡的小丑

 这个世界是地狱。

 

    我希望他能杀了我。

    这个痛苦的世界,这满是耻辱的一生,如果能由soraru帮我画上终结,这是多么幸福。

    我,mafumafu,希望soraru能杀了我。

    这就是我为何继续存在的原因。


12月

soramafu 间魔法

  谁会想到,再一次的相遇竟然已经是十年之后。十七岁的mafu抖落斗篷上的新鲜的雪花,哈着白气搓着手闯进了soraru的卧室,下一分钟却被细细的剑架在了脖子上。他没有反应过来地维持着原先的姿势,缓慢眨着眼睛。直到剑被人丢掉,他被搂进一个温热的怀抱——“你终于来了。”

    Soraru已经是青年了。20岁的soraru穿着整齐又精致的衬衫,叠穿的紧身短外衣有着长长的折叠后尾,配合马裤显得格外英姿挺拔。似乎是初夏,刚从外面归来的他带着细密的汗珠,蒸腾的热气熏红了mafu的脸。Mafu被搂在怀中动弹不得,半晌才回过神来开口。“那个,soraru桑,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说吧”

    “你现在几岁……?”

    “……”

    “距离上次有多少年了?”

    “……”

    Soraru把下巴抵在mafu尚且湿润的头发上,声音闷闷的。

    “大魔法师阁下,你可是把你的勇者丢下了整整十年。”

    “我都几乎以为你是我幻想出来的人了。”

------------------

十二月还没完结我现在就写是不是不大负责任【x   是说整一年都是そらまふばっかりですね、残念ですが全然進む気がないんだ。所以之前都把文设了权限,暂时开放一段时间,之后和这篇一起继续锁起来吧。

就在刚刚点了再次发布之后lft就给我一堆通知说是这个被屏蔽那个被屏蔽了,心好累,贴个目录好了,时间顺序古到今这样。【没有做超链接

不小心拿走的重要东西

月色真美四题

Depressive neurosis PART1

毒占欲part3

交换日记

游戏

大热天30题

毒占欲 part4 http://weibo.com/p/1001603740314429950835?mod=zwenzhang

独自流落异国的第一天

毒占欲 end

甜点

唱见深夜60分

那句话

平安京物语 上

平安京物语 下

巧克力

渴望死亡的小丑

唱见深夜60分 2

SM三十题

时间魔法

15题

十五题2

-----

以上。看不见的评论我吧。

到现在为止非常感谢,谢谢包容我这个剧情干巴巴毫无想象力和语言表述能力的家伙。这篇不会被屏蔽吧  希望可以获得意见和建议。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