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昊

放乱七八糟的东西

时间魔法

 *只是记脑洞的提纲,不过不会再扩写。

    八岁的大魔法师因缘巧合之下打开了时间的大门。

    最难的时间魔法,在被厚重青苔层层覆盖的森林古堡中,千百年来第一次为人实现。

    ——是不完善的,破碎的魔法。

    法术从魔法杖顶端离开,却在半空碎裂,碎片绽放开来像烟花一样炫目。落在哪里,哪里就被赋予了时间的魔法。通过被赋予魔法的物体,大魔法师可以通过他们进入到任何时间的任何地方,如同打开一扇门一样轻易。由于他们曾经是一整个魔法,所以所有的时间地点都是需要线索贯穿的倒是了。

    大魔法师并没有为此所困扰。事实上,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念出了咒语书上被禁制隐藏的那一页,居然就这样轻易实现了,大魔法师心里只有满满的不可思议和兴奋。他几乎毫不思量地握着他的法杖,打开大门进入另一个世界。

    似乎是16世纪的法国。从高高的玻璃窗户看出去,窗外哥特式的建筑被白雪覆盖着,在夜色的遮掩下显得神秘非常。这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富有魅力的时代呢。

    感叹着时间的神奇,mafu回忆着之前看过属于这个时代的历史。精致优雅的服装,风味独特的食物,优雅多情的淑女——

    “你是……?”低沉的男声带着一丝童稚从背后传来,原本用的地道法语在看见他面容的瞬间戛然而止。深蓝卷发的少年沉默半晌,略微生涩地开口询问:“你是什么人?”腔调虽然有些奇怪,但是是京都过去一些的口音。日语。

    mafu握紧了法杖努力做出笑容:“那个,我是mafumafu,是个魔法师。”

    时间的轨迹就这样改写。

    少年和少年很快就熟络起来。非常顺利成章的事,一个身份尴尬身处异国,周围尽是容貌样态都与己不同的成年人,一个则是孤身一人研究着魔法,似乎从一开始就无人陪伴,虽然身处不同时空,但是那份孤独是一样的。两个孤独的人交换着他们孤独的故事,不可思议的在一夜之间变得熟络起来。

    在离去的时刻,mafu和soraru定下的约定“会回来”就这样埋进两个人心底。

    并不是完整的法术,时空的门槛十分不稳定,如果不在短时间内返回的话会无法回去。mafu自然明白这一点,虽然没办法用soraru可以理解的语言解释。soraru眼看着mafu对着他微笑着挥手道别,进入到镜子的那边,又带着满身的水珠从另一边转回来。

“soraru桑,我回来了!><”

    “……”

    “对不起嘛这段时间在忙向巫师换取材料的事情,没有来和soraru桑打招呼真的很对不起!”

    “……你给我回去。”

    两边的时间是不一样的。似乎是mafu那边的时间流速更加快一点,对此大魔法师从心里感到高兴。那样,soraru等待的时间就不会这么长了。开心的mafu挥舞着法杖,向新认识的伙伴介绍他的使魔,完全没有想去探究时间流速的问题。这么短的时间的话,再见也不用说了,多好。

    这样的会面持续了很久。Mafu作为那个人的唯一继承人,被一堆貌似骷髅的老头子们逼着学习各国历史和风物,一边也练习着各种魔法。而被施予了时间魔法的古堡位于森林深处,每次去都会间隔好几个月。少年的mafu渐渐长大,抽长的身高总是让那边的soraru羡慕不已。当然矜持的贵族少年并不会明言。

    “你好碍事。”

    眼睛里是满满的笑意。

    当时,谁都不会说什么未来。

    谁会想到,再一次的相遇竟然已经是十年之后。十七岁的mafu抖落斗篷上的新鲜的雪花,哈着白气搓着手闯进了soraru的卧室,下一分钟却被细细的剑架在了脖子上。他没有反应过来地维持着原先的姿势,缓慢眨着眼睛。直到剑被人丢掉,他被搂进一个温热的怀抱——“你终于来了。”

    Soraru已经是青年了。20岁的soraru穿着整齐又精致的衬衫,叠穿的紧身短外衣有着长长的折叠后尾,配合马裤显得格外英姿挺拔。似乎是初夏,刚从外面归来的他带着细密的汗珠,蒸腾的热气熏红了mafu的脸。Mafu被搂在怀中动弹不得,半晌才回过神来开口。“那个,soraru桑,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

    “说吧”

    “你现在几岁……?”

    “……”

    “距离上次有多少年了?”

    “……”

    Soraru把下巴抵在mafu尚且湿润的头发上,声音闷闷的。

    “大魔法师阁下,你可是把你的勇者丢下了整整十年。”

    “我都几乎以为你是我幻想出来的人了。”

    这一次的离别变得格外难舍。一边是不知什么时候能够回来的忐忑,一边是再不走就再也走不了的现实。Mafu垂着头挣扎许久,终究是握紧了拳头转过身去。

    “……那么,我回去了。”

    “……恩。”

    猛地转回来,mafu紧紧抱了下soraru,这才走进了那片波光涟漪的镜面中。

    “一定,会很快回来的。”

    身后,蓝发的青年一样握紧了拳头。

    回去之后的mafu开始更加认真的学习魔法。

    之前只是因为兴趣和责任略加研究,这次却附带了和唯一的朋友见面的分量,力道过猛,令体弱的大魔法师好几次病倒。形容枯槁的老人们只是在一边注视着变得瘦削的mafu,神情不动分毫。

    关于时间魔法的讯息实在太少,找来找去,也就只有另一本古册中记载着关于魔法禁令。

    “相关者不得再次进入联系的时间间隔。”

    什么意思。

    是说,如果错过,就再也不能回头了吗?

    法杖似乎也变得沉重起来。

    已经,又过去三年了。

    当初的时间魔法似乎真的是神迹,进步飞速的少年没有办法第二次施展出来,无可抑制的思念和恐惧混合着绝望重重压下,没人知道mafu到底花了多少勇气才伸出了那只颤抖的手。

    时间的大门被又一次打开。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