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昊

放乱七八糟的东西

唱见深夜60分 2

1、雨季

    又下雨了

    淅淅沥沥的,空气中都弥漫起雨的气息。世界迷迷蒙蒙,被水汽充斥着,看不真切。

    其时深秋。

    有人说,秋天是收获的季节。人们在春天播种,夏天浇灌,秋天收获,所有的事情都会顺顺当当的,大家在秋天欢声笑语,分享劳动的成果。许多的节日也排成队列,忙着庆祝的人,分享喜悦的人,欢声笑语的人,尽在这收获的秋天,温暖与寒冷并齐之时,共同变成秋季的风景。

    也有自古逢秋悲寂寥的说法。悲春伤秋是一贯的说法。soraru一向是不赞同的。季节变换之时容易让人感触,不过若是连情绪都随着季节的齿轮变幻,人类到底还有什么是能自主的呢?吃饱,穿暖,找点事情做,怎么可能一直很低沉。

    本应如此的。

    耳机里持续的是不知名的音乐,并不认识的歌手唱着听不懂的曲子,很吵。窗外有些凛冽的秋意穿过了窗棂,侵入肌骨,让人觉着连骨头缝里都进了水汽。soraru却只穿了平时的针织衫,连起来关窗的气力也吝啬。

    好像……很久没有联系了呢?

    那个人。

    想要装作自己只是太无聊了所以才想起他,心里却知道自己一直惦念,一秒一秒数着分别的时日。没办法骗过自己,这种努力太无聊了,真是令人发笑。

    想见他。

    胸口轰鸣着呐喊着的声音被压下,从口中传出的也只有一声浅浅的呜咽。说不出来,哭不出来,发不出声来。什么也不想做。明明谁都不会听见,soraru却感觉全世界的目光沉沉地压了过来,让他难以喘息。

    好痛苦。

    年轻歌手的声音趋于低回,沙沙哑哑地,故意卖弄着矫揉造作的忧郁。很讨厌的声音,但是不知为何感到羡慕。没办法投入感情也是好事呢,因为并没有真的很忧郁嘛。

    就算季节如此循环,推进的时节和人类的世界到底还是两样。不可以的会变成可以,不过也不是现在。

    连问为什么的地方也没有。

    简直想笑出来。

    指尖冻地有些麻木,那个人的话一定会想触碰什么温暖的东西。不过这次,姑且只能和自己一起忍受吧。

    变成只能自己忍耐寒冷的生物。

    还是没有忍住,站起来关上了玻璃窗。想了想还是拉开一小条缝,然后再拉好窗帘,去泡了乌龙茶。温度很快就提升起来,soraru隐约还是感觉有些冷。

    想了想才发现,并没有谁和自己挤在一起,用穿着毛绒袜的双脚来骚扰自己。从地板起来的寒气有些陌生,不过穿上袜子和拖鞋就好得多。

    大抵悲伤,吃饱穿暖,找点事做,不过如是。

    soraru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

    不过为了保持空气流通,就算会冷还是留着窗缝。

    从外面穿来深秋的气息。

    已经快要冬天了。


2、只注视着我

    “从天月君那边来了讯息以为是喊我出去玩结果只是打错了。”

    不爽。

    “作业到想哭从家里逃出来结果在朋友那边还是作业已经逃不掉了。”

    很不爽。

    从内心深处涌上来的烦躁让soraru没办法静下心来。作业的窗口作为活动界面已经铺陈眼前很久,进度却是一点也没有推进。时不时被点开的推特显示着soraru根本没有工作的心情,但是也并不想放弃作业。

    “豪华杯面!”

    后面的窗帘怎么看都有点熟悉,亚马逊爆款吗,很廉价的感觉丑死了啊。

    翻完近期的推之后就不停地按着刷新的界面,刷不出什么让soraru更加焦躁。

    推特废人为什么不发推?还没回家吗?不会还在朋友家里吧?

    那个朋友是谁?又是天月君吗?还是别人?我不认识的某个人?

    mafu现在正和不认识的人在不知道哪里做着不知道什么事。

    这个认知让soraru的情绪一下down到谷底。

    啧,那家伙到底在干什么啊。

    不知何时原本对待自己分外执着,小心翼翼有点讨好的mafu消失不见。熟悉之后,好像明白自己并不会讨厌他一下子离开,mafu的态度变得放松很多,不再一味只围着自己,斟酌言辞再奉上崇拜在意的眼神。虽然拜其所赐,谈话氛围是轻松很多啦……

    想想近几日mafu愈发散漫的神情,爱理不理的态度,再想想迟了很久的生日礼物和好几天不见的爱人……

    多用用我的麦克风什么的,刻意回复那些说着是黄段子吗的提问,故作纯洁的样子真的好可恶。

    想把他抓回来。

    犹豫的心情被自己恋人的挑衅(?)击倒,soraru在到达mafu楼下之前都是信誓旦旦抱着去质问的打算。被忽视很生气,仅此而已,没有错。

    然后在恰巧地遇见mafu正在和不认识的友人告别。

    显然已经看见了自己,mafu朝这边挥挥手,继续笑逐颜开地和朋友交谈,告别的过程持续整整六分半。在这六分半中,mafu一眼都没有朝这边望过来。Soraru怒火中烧,在别人面前却还不得不保持沉着和礼貌。

    他甚至还对着那个友人点了点头示意!

    终于承认内心的感觉名为嫉妒,soraru不甘心之余故作高深露出平时的表情,等mafu打开房门之后一路把人推进卧室。

    “干什么啊soraru桑,我还没有把电脑放好。”mafu显然有些手足无措,拎着电脑的手还没有松开就匆匆用来抵住压上来的soraru的肩膀。“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为什么抵住,是不想我靠近吗?

    Soraru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介于冷笑和普通微笑之间的诡异笑容,坐在mafu身上就开始卸他身上的装备。

    电脑包:笔记本,连接线,居然还带了散热器,长久战吗?

    随身的猫咪挎包:钱包,手机,小型teru屏幕擦,香水,唇膏……倒是没   什么奇怪的。

    衣服口袋:一如既往空荡荡。

    裤子口袋:……

    Mafu的表情已经由无措转向愤怒,他支撑着身体坐起来,想要推开跨在身上的soraru。“soraru桑你在做什么?把我的东西弄得乱糟糟的!今天怎么莫名其妙的,好讨厌我不想和你说话你走开。”一把没有推动,soraru双腿岔开跨在mafu身上稳如泰山,mafu自己倒是又倒到床上。于是又起来,直接用上力气把soraru掀倒在一边,奉上愤怒的一瞪。

    也难怪,确实莫名其妙的。

    Soraru难得反省,看着mafu气呼呼收拾自己散乱一床的东西,然后在mafu终于收拾好之际,又一把把那些东西全部扫到地上,把mafu一下重重掼在床上,压了上去。

    “你!”

    才不管。Soraru咬住mafu的嘴唇,有些粗鲁地啃舐着。几次想敲开mafu牙关未果,干脆一只手掐住mafu下颚,逼得mafu张开嘴巴。终于进入mafu口中,soraru攻城略地,扫过mafu整齐的齿列,掠夺着mafu口中的津液和空气,舌尖勾过mafu的上颚和舌根,简单粗暴地挑逗mafu的欲火。

    Mafu也从一开始的非暴力不合作到渐渐沉迷。空气很不足,mafu眯着眼用力吮吸soraru探进口腔的舌头,祈求身上的人放给自己一些氧气。终于松开,两人都是气喘吁吁。Mafu脸颊通红,不知何时出现的泪花让圆滚滚的眼睛看起来有万千星辰,盈盈闪动着光辉。

    全部是自己。Soraru捧着mafu的脸,从唇去厮磨mafu的。这双眼睛,现在,只有自己。

    抱着自己,看着自己,感受着自己,也呼吸着自己的气息。这双眼睛的主人,现在也是自己的。

    这样就很好了。

    终于冷静下来的soraru这才注意到周围的凌乱。一向自我主义的他不由得也为自己的冲动感到稍稍有些不好意思。他清了清喉咙,略微别扭地别开视线。“现在你的眼睛好看多了。”

    “恩?”mafu不明就里。

    “只看着我的时候。”回头对上带着笑意的眼睛,soraru有些狼狈“只看着我,好吗。”

    “好的哦,soraru桑。”双手环了上来,在soraru背后箍紧。被拉近的距离让人心安。Soraru也抱住mafu,将下巴靠着mafu略显瘦弱的肩膀。

    “ただいま。”

    “うん、お帰り。”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