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昊

放乱七八糟的东西

平安京物语 下

    *论文地狱我也不知道我为何又作死,写的自己都看不下去

    *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要有结局

    *二次形象的YY,甘党BE预警,三次元无关请勿带入现实,拜托拜托。可以接受的话,请谨慎地往下看orz



    时间逝水一般流淌而去,不论是否愿意,歌会的日子总算到来。

    是深秋了。

    前段时间总是下雨,淅淅沥沥的,桂花的香气也沾了水汽,变得不清不楚,湿漉漉的多了些许残败。不过总算,这几天确是快晴,连带着气温也上升不少。

    不知道阴阳寮在这之中是否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期间,mafu着急也好煎熬也罢,陆陆续续陪着soraru做了不少的奇怪准备,一面还担心着歌会讲师的事情。说度日如年也不对,说时光如梭也有差,竟是处于一种十分微妙的状态。

    所以与会当天,soraru要了他的头发用布做了个小人,念咒变出另外一个“mafumafu”之后,他也只是敛了眉眼,不动声色的端坐在垫子上兀自发呆。

    “mafu。”

    抬起头看去,另外一个“mafu”也作出了同样的动作。Soraru捧住另一个“mafu”的脸,对着嘴渡了口气过去。“mafu”闭上了眼睛,脸颊也浮现了红晕。唇齿相接的时间并不算长,两人分开的时候,相接的唇瓣发出了细微的声音,引得mafu出神地盯着soraru变得水润的微红唇瓣。

    “你害羞了。”

    soraru的声音从耳边传来,下意识地反驳着。

    “才没有!”

    “看地很起劲啊?”带着笑意的声音,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让mafu也觉得脸有些发烫。

    “soraru你对人家做什么啊!在我面前!”

    “只是普通的赋予他生气啊”soraru用扇子点唇,饶有兴趣的看着mafu。

    “那需要这样?对蜜虫他们你也没有……!”

    “所以说,你是不一样的啊,mafu。”

    阴阳师眼中一片清澈,流转着阳光的金黄。

    现在才注意到,soraru的眼睛……并不是纯黑啊……

    不过,“不一样”又是什么意思?

    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发呆太久,阴阳师的表情已经变得似笑非笑,一脸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又想歪了的表情。

    “是mafu自己不想当讲师的吧?那就由他替代吧。”

    “你来帮我。”

    总觉得有什么泡沫破裂一样的声音。



---------------------------------------------------------------

    “所以说soraru桑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可以用傀儡来代替我做讲师啊”mafu鼓着两颊笼着袖子,一摇一摆的行走在高低不平的石子路上,把小石头踢的到处都是。

    而soraru只是含着似有若无的笑,看起来心情相当的不错。

    过去的几天,soraru虽然表现的和平常一样,但是不知为何,mafu却知道他心情很低落。真奇怪,明明是和平时完全一样的眉眼啊。

    被天月知道的话大概又要被取笑了。

    或许和歌会有什么关系,不过能看见soraru再次露出清淡的笑容,mafu原本郁闷的心情不知为何也飞扬起来。本来就只是故意抱怨两句,没多久就又跟了上去,和soraru并排行走在一起。

    地点是宫中花园的小路上,微风拂过秋草,干爽的气息融在空气中,令四肢百骸俱都舒畅无比。

    秋天就应该是这样色彩鲜明的样子。

    如果忽略掉那边正殿那边传来的笑语的话就好了。

    Mafu的表情也变得古怪,他可没忘掉自己需要担任讲师的职责。

    虽然被拜托给soraru变出来的人偶,但是他真切的怀疑人偶的能力。自己本身都深感无法承担的任务,布和头发构成的傀儡真的可以顺利完成吗?

    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虽然是如此明快的早晨,mafu内心还是吊着一块石头一样,不是很提的起劲。

    “就知道你会一直担心,所以才没有提早告诉你啊”

    不然就会一直犹豫到底要不要用人偶上了。

    明明我需要帮助的时候mafu肯定会来的,也完全没有选择的啊。

    Soraru内心到底在想什么mafu自然不会知道,看见的只是眼前一脸真没办法表情的soraru,皱着眉头微笑着,用扇子支着头作出苦恼的神情。

    阳光从天空倾泻下来,洒在soraru身上,为他勾勒出一层绒绒的金边。

    就像在发光一样。

    有点看呆了。

    久到soraru都觉得有些奇怪,收起了姿态变成平时的淡漠的样子,mafu还是出神地站在那里,炯炯的目光,令soraru都觉得炽热。

    稍微清了清嗓子,颊上飞上红晕。

    “走吧,mafu。”

    发呆的人这才回过神来,对着soraru两颊的红霞一阵猛瞧,稀奇的表情让soraru明白之前mafu只是普通的神游天外而已,并不是自己以为的看傻眼。

    不由对自己的自作多情感到羞愧,羞恼之下也瞪了回去。Mafu倒是真的不敢再明目张胆地瞅了,悄悄飘过来的更加惊讶的眼神倒是让soraru醒悟自己又做了错事。

    反应过度更加可疑啊。

    智商缺失的症状,可能真的是被那对笨蛋情侣给传染的吧。

    Soraru总算冷静下来。

    “下面,让我们去会一会这位伊藤大人吧。”



--------------------------------------------------------------

    歌会已经进行到白热化了。

    双方与会者妙语连珠,口吐芳词。除了风雅,也有一较高下之意。

    看他们的表情,倒是真的在享受这次的歌会了。

    Soraru和mafu站在桥边,

    新任的右京大夫伊藤大人站在柳树下。

    隐约传来念人欢呼喝彩的声音,不知道是那一方的,不过根据时间来看,差不多最终的结果也要决出了。

    参赛者的伊藤歌词太郎却站在这里,揽过一支柳条,细细捻着上面有些泛黄的叶子。

    不知何时,蜜虫悄然站在了mafu身前。

    正是mafu和伊藤大人的连线上,似乎是为了隔开两个人一样。

    隐约的保护姿态。

    觉察到诡异的mafu冷静下来,眼神一下一下瞟着伊藤大人。

    似乎……

    “今天是十月朝呢。”soraru的声音不疾不徐,带着风过竹林的萧索。

    “是啊。”伊藤大人心不在焉的附和。

    没什么疑问的样子。

    “最后一天?”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是啊。”

    “大概明白了是什么事。只是,你找我干什么。”

    找我干什么。

    之前确实听soraru提过,是右京大夫指名让他参加歌会的。

    那这严肃的气氛又是什么。

    Mafu的眼神还是不断在soraru和伊藤大人间逡巡,渐渐地看出不对。

    “你是和天月见面的那个人?!”惊呼。

    看到soraru撇过来的眼神才反应过来,捂住嘴巴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态。

    难道是因为同朝为官所以才要避人耳目的吗?

    伊藤歌词太郎笑了,露出洁白的牙齿。

    “哦呀,这里还有一位大人在呢。”

    诶——?

    “是你的原因吧?”伊藤大人转过头去问soraru。

    Soraru不置可否,挥挥手让蜜虫隐去了身形。

    “你已经决定了吗。”



---------------------------------------------------------

     Soraru走上了高台,附耳和村上天皇说了什么。天皇连连点头,站了起来,顺着蜜虫的指引走到了檐下,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

    soraru又在念着什么,天空骤然黑云滚滚。夜色将白昼挤开,自己占据了时间的顺位。云层中,一轮明月若隐若现,月光从云团的间隙中洒下来,将不知所措的众人暴露在夜晚的凉风中。比雾气还细微的雨丝,在微风中飘动着,寒冷直入骨髓。

    毛月亮。

    一瞬间就昼夜颠倒了,宫人一片哗然,叫嚷着请求soraru作出解释。

    村上天皇还是保持着鞠躬的姿势。

    渐渐地,云销雨霁。夜空清澈透明,空气中的清寒径直垂泻到大地上。

    又成了满月。

    就在这月色中,一缕清远神奇的笛音,轻笼在月光下,在天地之间润洇开来。宛如天地将此前积留其间的月华,闪闪烁烁地浸漫到整个夜色中。

    好像从头顶上倾泻下来的月光,经过与夜色的接触,发酵了,静悄悄地发出一种无比纤细清亮的声音。

    屋檐上出现了一个带着狐狸面具的身影。浅色的狩衣之后,动物的尾巴正幅度轻微地晃动。

    “天月。”

    他说。

    月光大盛。

 

 

    不知伊藤大人和天月说了什么。左大臣倒下去的时候,mafu正站在那片屋檐下,把昏过去的人接了个正着。村上天皇也在那片屋檐下,小幅度的颤抖着,一声“对不起”太轻太轻,mafu都好悬没有听见。

    就像被戳破的气泡一样,不知为何出现在屋檐上的人,在下一次抬头的时候,又不知为何消失在了天地间。

    好像溶进了月光里。

    Soraru站在台下仰望着月亮,白皙的脸颊映衬着皎洁月光,让人产生正在发光的错觉。

    那黑暗中悄然散发的光华,是在昏冥之中呼吸的、似有若无的浅淡金光。

    “结束了。”

    他蔚然叹息。

 

    周围,是陷入沉睡的众人。

    包括天皇在内,与会的大家全都陷入了沉睡。在明亮的月华下,清寒的夜色中。紫藤的花香里。

    偌大的宫廷,站立着的只有soraru和mafu。两人而已。

 

    “到底是怎么回事。”

    Soraru似乎早就决定要说了。

    “先喝杯酒暖暖身子。”



----------------------------------------------------------

    蜜虫跪坐在木廊下,为两人斟酒。穿着粉色樱袭的女子从门外走来,送上烤的刚好的蘑菇和香鱼。

    即使对于发生的事情非常疑惑,mafu还是按捺下内心的躁动,端起酒杯就往口里送。

    被soraru阻止。

    “不是说想知道怎么回事吗?你的话,一杯就会倒了吧。”这么说着。

    Mafu气恼的放下了酒盏,调整坐姿变成了正坐。

    “好的,soraru桑你说吧。”

    不会是生气了吧,脾气好大。

    Soraru夹了块蘑菇,仔细咀嚼,又喝了口酒。

    “伊藤歌词太郎已经不在了。”

 

    伊藤歌词太郎是鬼。

    被人陷害而当做作祟的妖怪抓起来,咒死之后骨灰也被分成好几部分,保管在不同地方。本来并无怨恨的伊藤却由于对人世的眷恋,变成了鬼。

    因为是鬼,所以需要天月点燃柳枝方可显形。

    也闻不到蜜虫身上散发的紫藤的花香。

    十月初一,“十月朝”,正是鬼节。

    今天是最后。

    

    要想将事情说清楚,怕是要追溯到伊藤歌词太郎生前。

    伊藤歌词太郎是狐狸。

    就像所有有故事的狐狸一样,总有那么几次落难的时候会变成狐狸被人捡到。那个人就是左大臣天月。

    天月一向是喜欢动物的,对于狐狸,也是犬科的动物,自然也是喜欢的紧。每天逗玩lua之后就是陪着歌词太郎玩,一边诉说着朝堂的事。之后歌词太郎虽然恢复了,但是还是舍不下天月,变成人身装成偶遇的样子,和天月结识。

    天月毫不存疑,就这样,一人一狐变成了至交好友,常常把臂相游,言谈甚欢。

    灾难是这个时候降临的。

    爱慕天月的女子误解了两人的关系,充满怨恨的脸庞扭曲成恶鬼,威胁逼迫着父亲进了谗言,误打误撞把好好一只狐狸变成了死狐狸。

    本来就是人狐之交,这下变成了人鬼之交。

    天月当然是不知道的。

    不知道好友变成了鬼魂,不知道鬼魂最多在人间停留49天,不知道歌会那天就是最后。

    只是两人平时相交,诗词歌赋都是话题焦点。若是能一同参加歌会,也是人生幸事。

    于是就有了今天的事情。

    鬼是没办法在白天出门的,索性妖怪变成的鬼魂好歹有些能力,给殿上的贵人们都植入了虚假记忆。

    右京大夫伊藤歌词太郎,在soraru的帮助之下,扭转了白天和夜晚。将夜晚伪装成白天的样子,于是终于夙愿得偿,可以和挚友一起出席盛典,吟风颂月。

    也因为冤仇得解,在soraru和mafu的帮助下总算凑齐自己的身体,天子的忏悔令最后的怨恨消散,月光之下消散的身影,大概也是开启了新的轮回吧。

 


 -----------------------------------------------------

    “那天月怎么办?”好友醒来会是多么悲痛。

    “大家都会丧失这段记忆,所以没关系。”

    “哦。”

 

    为何,觉得更加悲伤呢……

 

    “那个女子……”

    “或许她并没有误会呢。”soraru端起酒杯。有樱花从空中悄然飘落,携着莹莹月华,和清酒一起流进了soraru微红的唇瓣。

    “忘了也好。”

 

    “……”

 

    Mafu闭口不言。

    第一次,他端起了酒盏,小小喝了一口。

    充盈在大气中的秋意和着酒一起,径直渗入了肺腑。

    天很凉。

 

    “soraru桑,你也是樱花呢。”

    “恩?”

    “樱花就算浮在清酒之上,也是樱花。”

    “恩,是樱花。”

    “也不会被mafu喝进去呢。”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soraru桑为了樱花不被mafu喝掉,自己喝掉了樱花酒。”

    蘑菇已经被吃完了。烤的正好的香鱼被空气濡湿,也失掉了原来的香味。

    没有人动筷子。

    蜜虫和樱花变成的女子早已消失不见。秋天即将走到尽头的院落,却有樱花纷纷飘落在满地行将枯萎的花草上。铺成一片绮丽。

    Soraru默默拿过mafu的酒盏。当着mafu的面,喝掉了剩下的透明酒液。

    “你醉了。”

 

    Mafu露出微笑。

    “月色真好啊,soraru……”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