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昊

放乱七八糟的东西

平安京物语 上

*模仿梦枕貘《阴阳师》的文风写法。定在平安时期。写的是我设想他们两个在那个时期那种情况的反应,说不定ooc了【

*有部分甘党。清水。此文是BL向的YY,取唱见二次元人设,三次元无关,雷真人cp的请不要往下,算我求你。别给自己和我添堵,谢谢合作。

*第一次尝试这个题材好紧张orz。回复希望。


    樱花盛开。

    密密麻麻的花朵开满了枝头,在浓墨色的天空中铺成一片粉色云霞。

    没有一丝风。树枝巍然不动,花瓣却像是承受不住自己的重量一样,翩翩然从枝头飘落。于是就下起樱雨来,在无风的夜晚,纷纷扬扬舞蹈着生命的美丽,为大地点缀上迤逦生机。

    现在正值秋季,桂子玉壶相映成趣,这一曲过于盛大的舞蹈倒是显得有点突兀了。

    或许是谁这株樱取了个什么名字吧,咒便约束着他,令他在萧瑟秋天仍痴痴等待,用尽全力绽开纷繁花朵。

    谁知道呢。

 


----------------------------------------------------------------

    Mafu坐在外廊,和soraru一起眺望着庭院里的樱花。

    他们中间放着酒杯。

    soraru时不时把酒杯端到唇边,微红的双唇啜饮着无色酒液,不多时杯中就见了底。

    Mafu倒是没怎么喝,他的酒杯里飘着几片花瓣,看起来倒是很风雅。

    他正拿筷子挑拣着作为下酒菜的蔬菜和烤鱼。

    月色如水,遍洒庭院。

    黑夜中,有茅草、橘梗、龙胆在风中静静地立着。

    除却了樱花近乎无味的清香,有某种干爽的气味已经溶在了风里,一两只秋虫在草丛中鸣叫。

    直到soraru开口呼唤,mafu一直在捡着吃烤鱼颗粒饱满的洁白肉粒。听到soraru的声音,他含着筷子抬头看过来,圆滚滚的眼睛含着疑问的神色,却也是十分平和的。

    他仔细咀嚼了口中的鱼肉,放下筷子,拿方中小意擦净唇角,方才回应了soraru的话语。

    “什么事呢?”

    “樱花,开的真好呢。”soraru偏低的音色带着清凉感,似是这水漾月华。

    “恩,是的呢。”mafu也压低了声音“到底是樱花呢。”

    “恩,是樱花呢。”

    之后又是静默,两个人都没有开口。

    半晌,mafu端起他的酒杯,凝视着那两瓣樱花。

    “这也是樱花呢。”

    “恩,是樱花。”

    “但他浮在清酒之上。”

    “恩。”

    “所以他不是樱花了吧。”

    “恩,他不是樱花了。”

    “那他现在是什么呢?”mafu放弃了喝酒的想法,端着酒杯转过身来,认真的看着soraru。

    不知为何,soraru避开了那过于明亮的眼神。他端过酒杯一饮而尽,慢悠悠地撑着站了起来。

    “今天你来是有什么事情吧?”

    “……Soraru桑你喝的是我的酒。”

    Soraru脸色不变。

    “什么事呢?”

    Mafu抬起头看着soraru。Soraru正低头俯视着他,白皙的脸颊在月光和樱花的映衬下显出淡粉的色彩,就像在发着柔和的光。

    他很快低下了头,怕被灼伤一样垂下长长的睫毛。

    “到底是soraru桑呢。”

    Soraru笑了笑,伸出手去拉mafu。

    “呐,soraru桑,你说,人和妖怪相恋,最后会有怎么样的结局呢?”




-------------------------------------------------------------

    “所以说,你发现你朋友在和妖怪交往?”soraru听完了mafu对于事件的描述,下了总结。

    Mafu赶紧按下他的头,食指抵着唇示意soraru噤声。

    “现在正要去验证。”他用气音悄悄地说,发现自己的右手还按在soraru微卷的头发上,赶紧把手拿了下来,若无其事地藏到了背后。

    他们现在正在左大臣天月大人的府前。

    门口有几棵樟树,枝叶繁茂。一轮明月在此时已经藏进了云层里,樟树厚实的树叶把剩下的月华也遮掩干净,投下了深沉的阴影。

    樟树不落叶,两个人正躲在那粗壮的树干后,密切的注意着左大臣府的动静。不知soraru做了什么手脚,两个人本身洁白的狩衣也能很好的融合在夜色里,让人无法觉察出不对来。

    Soraru不易察觉地弯了弯唇角,握住了身边人还抵在唇上的手,在mafu叫出来之前用另一只手掩住他的唇瓣。

    “来了。”

    出来的确实是天月大人。分明已经是夜半时分,左大臣却没有带一个侍从,只身走出了府门。

    他左右看了看,便直直地选了路径,穿梭着沿着四条锦小路走过去了。

    Mafu遗忘了soraru的动作,匆匆走出树后就要跟去。

    “等等。”

    Soraru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张纸片。

    “让蜜虫先走。”




-------------------------------------------

    蜜虫是紫藤花变作的女子。

    Mafu神色莫测地跟在穿着十二单的女子身后,脚步零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Soraru在边上并肩而行,却是勾着若有若无的笑,不甚在意的样子。

    已经快出城了。

    很长一段路,从大臣居住的内城到城外,不知左大臣怎么想的,体恤下人不带仆从也就算了,竟也没有坐牛车。于是跟在后面的soraru和mafu也只能劳动自己的双腿,跟着横穿了半个平安京。

    蜜虫不算,她是用飘的。

    这是mafu第一次跟踪自己的好友。

    他发现好友身体突然变差,问及原因却含糊其词面露羞恼之后,也曾独自蹲守过几夜,但是只是限于目送天月消失在道路尽头,怕被发现而并没有跟上去。他并不知道,友人不只是半夜出游,还是走了这么长一段路。

    虽然天月一直喜欢运动,不过在半夜走这么多路,怎么想事情都不平常。

    Mafu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只因夜会情人是风雅的事情,并不需要刻意隐瞒。男风或人妇在风雅之名下也只会惹人暧昧轻笑,所以这样的情况,“那件事”的可能性就很大。

    不由自主地看了看身边的soraru。

    一定……不会有问题的吧……

    Mafu又低下了头。


    呜,要走不动了。




------------------------------------------------

    终于,天月在山脚下停下了步伐。

    他把手上的灯笼放下,拿了一根树枝一样的东西,伸进灯笼中取火。

    树枝很快就燃了起来。眼见着天月默默的念着什么,随后吹灭了树枝上的火。

    又把树枝收了起来,拿起灯笼迈步向前。

    Mafu这才注意到,他们正站在一个神社之下。弯曲的石阶被露水打湿,合着青苔有点滑脚。

    远处的阴影里,是被重重树影掩盖的鸟居。几乎和背景融成一色,带着森然的气息。

    Soraru仰头看着上方,目光掠过鸟居,凝视着什么,露出了沉思的神色。

    是什么很难对付的东西吗。

    并不是怀疑soraru的能力,不过对于好友的担心还是让mafu有点心神不宁。天月的身影已经变得很小了,带着即将消失的模糊感。mafu不自觉的越走越快,几乎要越过蜜虫走到前方去。

    自然是被拦下的。

    刚才还在沉思的soraru捉住了mafu的手臂,拦住他过快的脚步。

    “不要超过蜜虫。”这样说着。

    “超过会怎么样?”

    “会死也不一定。”

    “哦。”乖乖退下,还是忍不住加了一句。

    “那蜜虫小姐,请走快一点哦。”

    少女微微一笑,衣摆轻摇间已往前行进了很远。

    Soraru拉着mafu跟了上去,嘱咐着等会看到什么都不要开口。

    “有蜜虫在,他们不会察觉到人的气息。”

    “但是如果说话的话,声音会被听到。”

    Mafu做了贴上胶带的动作,也给soraru贴了一块。Soraru失笑,推开他的手臂。

    “我不用,我说话没关系。”

    Mafu瞬间塌下的肩膀让人心情愉悦。




---------------------------------------------------

    到达神社正门时,mafu已经是精疲力竭。他撑着自己的膝盖,有汗珠顺着脸颊滑下,经过脖颈流进衣服深处。

    Soraru也是脸颊微红,不过气息还算稳定。

    蜜虫则是发型都没有什么改变,安静的站在不远的前方。

    神社里没有丝毫光亮。天月带上来的灯笼好像已经灭了,看不见那一点灯火。

    Soraru平定气息之后,四下没有看见左大臣的身影,就对蜜虫做了手势 让她循着找去。

    秋天的深夜,鸟兽大多已经休憩,只有少数秋虫还在梦话一般嘟囔着一些言语。不是很静,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Soraru抬头仰望被遮住的月亮。

    之前在庭院的时候,月亮又大又圆,十分明亮。Soraru记得那时候天空的云还只有几朵。而现在已经是层层叠叠,把个月亮遮地只能露出一圈亮边。

    毛月亮。

    月光不亮。Soraru的目光倒是很明亮,不过很可惜,毕竟是人的眼睛,不会发光。所以有点近视有点散光的mafu抬起头来,只能看见身边一个黑影正姿势奇怪的立着。要不是那熟悉的冷香,真的会认成什么奇怪的东西也不一定。

    就算这样mafu还是着实被下了一大跳。他匆匆喘了两口气,拉住了soraru的袖口。

    “走吧。”soraru带着笑意的声音。感觉就像是在嘲笑一样,mafu暗暗咬了咬牙,到底是忍住了没有做声。

    顺着式神探出的道路,两个人绕过主殿,在神殿后面的水池边看见了蜜虫。

    还有天月和一个戴狐狸面具的男子。

    Mafu近视看不清楚,soraru却是看到,天月一脸兴奋的在诉说着什么,男子被面具遮住大半的脸露出夸张的笑容,说了点什么,惹地天月一拳打过去。

    蜜虫遵照指示靠了过去,于是soraru和mafu就可以听见那边的声音。

    “那位大人于是就只能够跟着一起笑,样子很蠢哈哈哈哈哈哈”左大臣毫无顾忌笑得开怀。陌生的男子露出宠溺的笑。

    “那可真的超蠢的啊,没想到那个人平时一直把风雅挂在嘴边,却做着这样的事情。”

    “是的吧!我超开心的!!”

    天月手舞足蹈描述着当时的场景细节,开心的不得了的样子。

    “诶我说,太郎,你有没有闻到什么香味?”突然停了下来,歪着头看过去。

    Mafu心中一紧,看着天月指着蜜虫的方向发问。那边的男子却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大大咧咧搓着自己的下巴。

    “这里没有秋天开的花啦,大概是草木的味道吧。”

    奇怪,这人鼻子不灵吗?

    Mafu有点疑惑。

    蜜虫是紫藤变成的式神,本身就带着芳香。而花香和草木的香味是完全不同的甜蜜,这点应该不会弄错才是。

    还是说他的猜测错误,那个面具男子并不是什么狐狸修的妖怪,只是由于什么不得不隐藏行踪的普通人?


    鼻子还不大灵。

    Mafu下意识看了看soraru,指了指自己的鼻子。Soraru却像是没有会过意来一样,凑近来盯着mafu。

    “鼻子上没有沾上什么东西。”

    他这样说着。




------------------------------------------------------------------

    结果那天晚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天月和那个男子只是在神社谈天说地互诉衷肠,偶尔那男子会拿出一支笛子来演奏一下。

    并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别说什么血腥诡异,就连mafu做好准备要看的私密之事也没有发生。两人如同志同道合的好友,言语尽是日常琐碎,高山流水,连恋人间的情话也没有说过。

    不知为何有点失望,但是这样的话好友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倒是好事。

    身体变差什么的,只是半夜被冻感冒了吧。

    Mafu这么和soraru说着,并对自己冒失地拉soraru在外面躲藏整夜表示了歉意。

    Soraru却笑得诡异,说真的吗不会有危险吗。

    “那笛子并不是用吹的。”

    不是用吹的那是怎么奏响。

    mafu虽然很在意,但soraru只说说透了就不好玩了,并不愿意道出他的猜测。

    于是mafu只能归结于soraru爱欺负人的性格,假装若无其事。

    如果不会威胁到好友的话,那么剩下的就是他的私事了。天月不愿意告诉他,他也不至于去问去查。能不能说,那是需要天月自己判断的事,而mafu充分尊重天月的选择。

    所以事情到此为止。

    比起这个,即将到来的宫内歌会更让mafu发愁。

    往年的歌会都是在三月,不知为何,今年的却决定从九月便开始筹划。下旬通知参赛,进行分组和歌题的准备。留出两天布置会场,联络各方。到十月一日申时许,歌会正式开始,左右两方需要在规定时间内作出切题的和歌,由各自讲师朗诵,裁判定夺。

    宫内歌会是风雅之事,不参加的人会被大家遗忘在角落,这对于平安京的殿上人来说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因着血统上的高贵,即使入了臣籍,这种盛事也是不断有人来劝说。现在mafu是右方的讲师,万幸并不用自己作歌……

    才不是!

    讲师才头疼。左中将虽然常是人群目光的焦点,但是莫名其妙要在众人面前朗诵和歌,还是让mafu焦躁万分。

    Soraru桑就好了啊。Mafu第101次这么感叹,抱着那个大大的晴天娃娃瘫在了走廊,连直衣卷起来了也不知道。

    风吹来淡淡的香气,是不属于这个季节的樱花。

    Soraru。

    Mafu睁开眼睛,就看见弯着腰俯视他的soraru放大的脸。

    “哇啊!”把晴天娃娃丢了出去。

    “soraru桑你吓我干什么!”

    Soraru跟着在边上坐下,拉有点僵硬的人坐了起来,晃了晃手上的酒壶。

    “来喝酒。”




--------------------------------------------------------

    “明明是soraru桑想喝酒。”白衣的少年端着酒盏,变成了趴在晴天娃娃上的姿势。

    “soraru桑真好呐”又一遍感叹。

    阴阳师没法度地摇头失笑,又一口喝干了杯中物。

    “这次的歌会,我也要去。”

    桂花静静的落下。

    金黄的花朵就像承受了太多的阳光,在浓稠的甜香里,兀自坠落。又忽然刮起了风,满地金黄被吹得离开原先的位置,香味有些散了,却还是让人感到满足幸福。

    “诶——!你也要去吗?!”mafu这才反应过来,拍了下teru——那只晴天娃娃一把,一扭身就要坐起来,差点把那满满的清酒也洒出来。还好soraru紧急扶了一把,方才没有把难得的好酒祭了刚擦净的地板。

    “其实我更加喜欢喝茶。”偏偏还加上这一句。果不其然被卷发的阴阳师瞪了一眼,mafu屈指刮了刮脸侧笑将起来。

    很好看。

    并没有什么意思,只是如同看见秋日绽开的第一簇桂花一样,从心里发出的一句赞美。

    很好看。

    因为被感动了,所以会觉得美好。大概这也是一种咒吧。

    之前被樱花下了咒,被清酒下了咒,被烤鱼下了咒。现在,也被mafu下了咒。

    嘛,这也是常有的事情。

    阴阳师静静凝望着左中将的笑颜,黑色眼眸中一片沉静。

    “恩,新来的右京大夫也要参加,指名让我也去。”

    “诶,右京大夫换了吗?贺茂大人……”

    “他家里出了点事情,已经和他辞官了。”

    “他”是指的当今圣上。有名的阴阳师好像都有点脾气,从那个有名的安倍晴明开始,在亲近的人面前,对于圣上也只肯用“他”来称呼了。

    不过mafu也只是责怪的看了soraru一眼。一向注意礼仪的他早就习惯了soraru的怪癖,此时更加想知道的是右京大夫的事情。

    奇怪,之前怎么都没有得到消息说换人了呢?

    不知道贺茂大人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需要帮助的话也可以和他讲一下嘛,就这样走了什么的……

    “新上任的右京大夫叫做伊藤歌词太郎了,好像是从别的地方调过来的,或许他是有什么自己的考量。怎么,你不知道吗?”

    “不知道。他也参加这次歌会吗?”

    “恩,他是右方的人。”

     天月和mafu都是左方,一个左大臣一个左中将。现在右京大夫是右方的……等等,这次的分组不会这么没有诚意吧。

    Soraru看着mafu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不由得也好笑起来。

    “这次倒是需要你帮个忙。”

    “诶?”



待续。


评论(5)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