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昊

放乱七八糟的东西

唱见深夜60分

1.#不能哭#

“哭了就再来一次”soraru俯下身叼着mafu的耳尖呢喃一样的开口,呼吸之间除了暧昧缠绵亦夹着威胁之意。感受到身下人更为剧烈的震颤起来,他不由得轻笑,换了角度更加用力地向着内里进攻。

”呜。。慢。。。“mafu的声音从枕头的缝隙间传来,尾音细细地上扬成气音,忍耐的呜咽和喘息充满了情色感”咿。。!不。。。恩~“

还不够。

”我有允许你出声吗?“慢下动作出言斥责,好整以暇的架势。soraru索性将整个人压在了mafu背上,潮湿的皮肤接触,发出细微的声响。威胁达成的必要条件是言必信行必果的威严,也是失败后惩罚的严厉。若是单论这个惩罚的话,soraru也是相当喜闻乐见。所以下达命令的时刻,soraru抱持的就是”弄哭他“的主意 。

夜很长,达成目标应该不是问题吧。


2.

#君子协议#

soraru和mafu有很多的约定。

比如每天都要回家吃饭,比如晚归必须报备,比如在人前不许过于亲昵,比如……

约定很多,大部分是soraru写的。而在交往一段时间之后,忍无可忍的mafu也加了诸如“不许在家里敞口放大蒜”“在外面要拉上裤子拉链”这种条款。而soraru犹豫半晌还是同意了,代价是一个充满大蒜味的惩罚之吻——那时他们正从千里眼走出来,soraru的晚餐是歌词太郎同款大蒜味拉面。

因为是君子约定,即使条款琐碎,他们也是仅仅口头约束,并没有白纸黑字写明。反正就算记不清楚,再约定也不是不行嘛!

所以偶尔也会出现这种情况,mafu坚持着有过这样的约定,而soraru却坚持从没有过,并且用另外的约定来约束mafu的行动。

“恩……sora……桑,那边……说好不……”被束缚在椅子上的mafu咬着下唇,一副忍耐到不行的耻辱模样。而坐在对面的soraru却是兴意盎然,一点也不想停止。“所以说约定了什么啊,你不说清楚的话我也是不会知道的哦。”女装还真的很适合mafu呢,soraru目光在唇、胸、腰侧来回扫视,最后停留在了腿间。“说好……不恩…用道具的!呜——”mafu倒吸一口气,强忍住射精的欲望努力说完整句,却在下一瞬间被体内加快频率的小玩意弄得险些尖叫出声。

“没有过这样的约定吧mafuくん” 很无所谓的语气,赖账不认的样子让人气结。soraru抬脚踩住mafu腿内侧的软肉,一点一点往前挪,直到鞋尖消失在了短裙的阴影里。耳边传来mafu的闷哼,他恶劣的笑了笑,抬起脚尖慢慢向下施压。mafu再也忍不住地溢出呻吟,紧接着全身抽搐起来,在施虐的力度下擅自到达了高潮。

“失约的是你啊,mafu。”soraru缓慢地把脚拉了出来,抬腿在mafu胸前蹭净上面的污浊。“明明约定过不许弄脏我的衣服”

“该怎么赔偿呢?”

3.

#猜猜我是谁#

察觉过来的时候,他正站在电线杆后面,什么也不记得。那个米色针织衫的男人转过了街角,他赶紧跟了上去。却在下一个街角被滚滚车流隔开,再也找寻不到他的身影。怎么办,他不见了,怎么办——

他突然惊醒了过来。原来是个梦啊,下意识的抬手擦了下额头,触手所及却是睡的乱糟糟的刘海。

不对。

他猛的起身,却因为血液没跟上而眼前泛黑再次坐倒。缓过劲来的他径直走向卫生间。镜子中的人脸色苍白,也是一脸愕然。

怎么可能会是这个样子,明明,不应该——!

他的头突然针扎一样疼起来,细碎的疼痛连成一片,阻碍着思考的继续。不应该是怎么样呢?应该是怎么样呢?

门铃响起。应该是天月来了。他下意识这么想。头痛正好缓解,于是起身,去给好友开门。

门口站的却并不是臆想中的那个人。背着单肩包的suzumu正一脸担忧。见他表情不对,开口解释着是担心他情况什么的。担心什么啊,干什么这么小心翼翼的。下意识想开口斥责,却在话语即将出口的时候想起自己似乎和suzumu不是那样可以随意嬉笑怒骂的关系。

有什么东西一直被忽略。

仿佛抓住了什么一闪而逝的东西,他突然脸色刷白,站立不稳。suzumu见势赶紧扶住他,脱了鞋把他安置在沙发上。“别太苛待自己啊,并不是你的错”他忧心忡忡的安慰。爱笑的脸上只有肃然和悲悯。

我的、、错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是谁?

他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对suzumu诉说了那个梦。

他问着,你觉得这个梦是什么意思呢?

不知为何,他觉得这样可以得知真相。手握地紧紧的,冷汗也隐隐渗出来,全身肌肉僵直地等待suzumu的回答,幸亏那人只是皱眉思索,也没有发现什么。

“诶,确实很奇怪呢,为什么会梦见自己呢,soraru桑?”suzumu的眉毛都纠结在一起,真的很困惑的样子。

soraru却觉得世界一片冰凉。

sora、、ru?我吗?我不是ma——

记忆中断。

醒来的时候正在熟悉的床上,隐约听到阳台传来suzumu和谁的通话“……他的精神很不稳定……恩是的……刺激太大……”

soraru却什么也不想去管了。

何等可笑的故事。

他笑着闭上眼睛。仿佛这样就可以看见那个人一样,用力地。



评论(3)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