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昊

放乱七八糟的东西

独自流落异国的第一天

    独自流落在异国的第一天。soraru和mafumafu两个人的独自。

    即使之于soraru个人来说,两个人的相处机会亦是需要珍惜,然而和朋友走散又遗失手机的狼狈也是不曾预料。

    或许也不是什么坏事。soraru看着鼓起勇气和街头艺术家攀谈问路的mafu,忽然笑将起来。四月的意大利,地中海的湿润气候下已然迎来了春神的眷顾。不知名鲜花纷纷扰扰点缀在街头巷角,与上了年代的洛可可式装饰复合成异国的平常。色彩鲜明而又孰不及防的闯入眼睑,印在心上。

    离开了可以依赖的环境,就算有些社交障碍的mafumafu也是可以正常和人交往的。mafumafu永远也不知道当他意识到soraru英语不足以维持交流之下毅然选择自己和人搭话的瞬间在soraru眼里又迸发出怎么样不一样的魅力,也不会知道当他们意识到将包留在那家希腊人开的餐馆他们又同时忘记回去的路之后他无奈的笑着说毕竟平时坐错车也不全是卖萌的可爱有多冲击。

    只是一切,在异国的湿润海风中还是太轻太薄,而现实的阴影太沉太重,有心也只能告诉自己,不到这一步,掐断会更好。

    soraru躺在床上,无声地注视着mafumafu。他轻悄悄地摸上床,深深凝视着soraru“沉睡”的脸。刚从明亮地方过来,soraru确信他什么也看不清,但他又注视地那么认真,手情不自禁地抬着,似是想要触碰,想要拥抱。

    终是没有抱上来。就算他们一起挤在这么小的床上抱到一起也是自然,即使soraru故意伸出手臂占了大半的床铺,即使。。mafumafu抱紧了宾馆的棉被,替代一样,为了不吵醒soraru,也为了压制快要在浪漫春季满溢而出的情感,将自己的渴望自己的悸动,通通塞进漫长的黑暗。

    soraru一动不动地躺着,倾听着开着的窗外传来的声响。

    就算彼此有意又如何,在异国的夜晚,浮起的现实也不会轻飘飘的,变成新鲜啤酒上的泡沫。

    独自流落异国的第一天,soraru和mafumafu一起,进入了孤独的睡梦中。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