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昊

放乱七八糟的东西

Depressive neurosis PART1【已坑!】

 *现实无关。

*设定可能有点难懂。写法有意识想模仿某文豪手法但是记不清所以失败。

*本来想一口气写完但是突然没力气了所以这只是个开头。

*soramafu。可以接受的话再往下。 

    Soraru总觉得这段时间的mafu很奇怪。一直都是一个人低着头缩在房间的一角,喊他的时候也没什么反应,吃饭的时候,虽然还是会乖乖的到餐桌上进食,但是也是浅尝即止,一脸完全没有食欲的样子。

    就像现在这样。Soraru索性停下了筷子,指节抵着下巴专注的观察mafu吃饭的样子。只见mafu垂着眼睫,小口小口的扒着白饭,很偶尔的伸出筷子想要夹菜的样子,也是环顾一圈什么都没夹就收了回来,代替的喝一口味增汤。是菜不合口味吗?那为什么不说呢?还是生病了没有胃口呢?——mafu又夹了两口白饭,慢慢咽下去之后喝了口汤,便说着“我吃饱了”抬起了头,这才发现soraru的注视一样,很惊讶的问了“soraru桑怎么了?”。回答了没事之后,他就自顾自收拾了碗筷,又一头钻进了他的房间。

    啊,他的房间。本来是一直住在一间房的,但是最近被mafu以“太挤了会打扰到soraru桑工作”为理由,东拉西扯说了一串,硬生生的分了房住。Soraru公寓不大,没有什么客房的,只能腾空了杂物间给他,但是mafu反而很满意一样,整天缩在里面不出来。

    真的很奇怪啊。

    Soraru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面前的食物上,但是显然也已经失去了胃口。一个人的餐桌总给人冷清的印象,连带着觉得食物也变得不好吃了,咽下去会凉着胃似的。于是只能一口喝完了汤,对着没人的餐桌说了我吃饱了,便也收拾了碗筷。

    已经够了啊。虽然最近事情有点多,但是mafu的表现也太超过了点吧。整天在房间干什么也不知道,推门进去却发现他只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也没睡着的样子。和他说话也有一搭没一搭,完全没听进去的感觉。刚刚再三叮嘱他去做什么事情,转眼发现他又赖回去了,质问的时候还会很惊讶的反问“诶有这回事吗”。推特上全都是想要进入永眠什么的,是对现在和他一起的生活有什么不满吗?怎么回事啊这家伙!

    Soraru洗干净了自己的碗,抑制住内心的焦躁不安,切了水果去敲mafu的门。房间里静悄悄的,刚刚进去的人好像被黑暗吞没了一般,一点声息都不曾留下。太安静了,Soraru感觉到自己心跳一声快过一声,莫名的情绪像是怪物一样一把擒住了鲜活的心脏,呼吸骤然间变得困难起来。他努力的平稳了呼吸,还是按捺不住的腾出了手,一把推开了门——静谧到可怖的氛围消失了,沉沉的黑暗中,屏幕闪烁的荧光照亮了现在是mafu卧室的杂物间,也照亮了电脑前那个惊讶看过来的人的脸庞。“soraru桑,有什么事吗?”mafu的声音是那么的鲜活而生动,soraru感觉就像从鬼域逃生见到活人一样,竟然有种感动到要哭的感觉。

    他压住了声音,有点不自然清了清嗓子:“稍微切了点水果。”

    还是没能问出来啊。从mafu房间走出来,soraru进了自己的房间,关门之后就顺势靠在门板上,脱力似的将全部重量压在上面,盯着天花板的眼神渗入了不安和痛苦。那之后的mafu虽然有点惊讶,但是还是接过soraru手中的盘子,道了谢放在一边。是啊,放在一边。Soraru注意到了这个细节。明明都是他喜欢的水果,明明还是他难得的切了还亲自送到mafu手边,mafu一点高兴的样子也没有,只是放在一边,看起来也没有要吃的意思。比起心意白费的失落和苦楚,soraru担心的是更深层的,经过这几天观察反复验证的,很有可能但是非常棘手的理由。

    Depressive neurosis。抑郁性精神症。看了很多相关的书籍资料之后,soraru认为是这个。临床的症状表现主要为持久的情绪低落和由此引起的躯体症状。持久的情绪低落是心情恶劣,观念消极,感到人生没有意义,愿意长睡不醒——永眠童话,soraru并不愿意相信mafu会想抛下自己,一个人进入永久的,孤寂的睡眠中去,但是最近却没那么确认了。尽管不知道逼迫着mafu的是什么,soraru感到无能为力,只能在近旁注视着,尽量防止这种最糟糕情况出现的可能。

    遇到喜事偶尔也有心境好转的时候,但持续的时间不长,很快又会变得抑郁寡欢。躯体症状表现为疲乏,头痛,头昏,耳鸣,口干,腹胀,失眠,多梦,食欲减退。Mafu最近吃的一直很少,但是替代的,却经常出来去厨房接水。整天都是睡不醒的样子,想和他一起开游戏生,也会推说头痛不舒服什么的回去休息了。现在多不多梦是不知道,之前他夜里也惊醒好几回——每次mafu坐起来soraru都知道,只是会装作依然睡着的样子,免得mafu因为吵醒他而内疚。

    注意力分散,记忆衰退,还有性欲冷淡……很难说出口,但是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恩,你知道的,并不是soraru太过渴求什么的,只是mafu最近真的没有兴致的样子,有时候就算已经压到他身上了,还是会睡眼惺忪的嘟囔着“累,soraru桑让我睡好不好”的哀求。声音软软的,很可怜的样子,所以soraru心软就放过了他。但是这么久以来,说真的,soraru觉得很难熬。

    所以,就算资料很杂乱,看起来也不是很轻松,soraru还是多方校对,认为,不,应该是确定。Mafu得了抑郁性神经症。

    并不清楚mafu的病因,但是这种心理上的疾病一般是起源于不合理的思考方式。凡事往消极的地方想,这可不是就进入死胡同了吗。受到挫折而断定自己是个没用的人,被拒绝会认为自己被讨厌,然后抑郁,自卑——很糟糕,但是有一定的可能,soraru觉得,自己会有一定的责任。之前压力很大,所以对mafu也说过一些过分的话。当时也发现他情绪低落,但是出于自尊也好害羞也好这之类的原因,最后还是放置了他,什么道歉的话也没有说出来。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让mafu变成这样悲观消极的状态,让他感受到这样的痛苦绝望,甚至有可能会引出更加糟糕的境况,那简直不能原谅自己。

    Soraru又站着发了会呆,感到疲惫席卷了全身。浓稠的夜幕中好像有无数只贪婪的手,滴着粘液向着他抓了过来。他感到不寒而栗,鸡皮疙瘩和疯了一样全都立了起来,带的他整个人都一阵颤抖。很可怕,但是没有多余的力气躲闪。如果mafu因为他而遭受绝望的侵袭的话,他想,哪怕一点,他也应该承担同样的命运。

    他就在那样的黑暗中摸索着完成了洗漱,平躺在一个人的双人床上,分不清是清醒还是陷入了睡眠。或许开灯会好一点也说不定,至少可以稍稍带来一些温暖吧,不知道soraru有没有这样想过。总之,整个晚上,soraru的房间都没有一丝的光亮传来,一直到晨曦微亮,清脆的鸟鸣响彻清晨湿漉漉的街道。晓雾在晨光中渐渐稀薄下去,一只花猫跳下屋顶,站在路肩上,玻璃珠一样的黑色眸子流动着好奇和冷静混合的神色。隔壁mafu的屋子传来洗漱的声音。

  早晨到了。

 


评论(10)

热度(50)